當前位置: 中國專版 >> 南粤之窗
紅土地上的綠色夢
2021年01月23日 11:42:51 作者:國際日報 來源:蔡海光/文 字號 打印 關閉

梅州市大埔縣有“山中山”之稱,是廣東最早被確定的中央蘇區縣。2019年,大埔縣被國際自然醫學會授予“世界長壽鄉”和“人類宜居的理想之城”稱號,讓這個古樸自然、文化底蘊深厚的小山城一時蜚聲中外。位於大埔縣洲瑞鎮的瑞山,也因此而聲名遠播。

瑞山,名字吉祥充滿瑞氣。這些年,我去過很多次,從她建設之初,到初具規模再到驚豔示人,得感謝這座山的主人蔡俊發。這是一位對家鄉很有情懷的人,對瑞山的感情更是執著得像頭拓荒牛。他從2010年開始開發瑞山,在長達八年時間裡帶著團隊紮根大山,硬是把一片兩萬多畝的荒山野嶺,裝扮成一個天然氧吧的大公園和鳥語花香的生態圈。

2019年的國慶,瑞山正式開門迎客。在那碧波如鏡,繁花似錦的琴湖湖畔,矗立在草坪上的巨石總能引起遊客的駐足。巨石上鐫刻著“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10個大字,靜觀於此,心領神會。遠山近景,樹木蔥蘢,綠意盎然,過濾似的陽光輕灑於湖畔的每一個角落。讓人更無法拒絕的,是整個瑞山負氧離子常年保持在每立方釐米27000個以上。毋庸置疑,這是現實中的大氧吧。細想下,其實瑞山並沒有打造風景,她只是在呈現一個自然的原貌,保存自然界最真實的樣子罷了。這或許就是這座山的主人最磅礴的初心,對瑞山最獨具匠心的一種構思。

八年前的一個早春,生於斯長於斯的蔡俊發創業致富後,他在思考一個問題,如果隨波逐流,他可以效仿很多老闆過著享樂的日子,再或者是開發房地產賺熱錢。但在這片故土挑過瓷土,打過苦工感受過淳樸鄉情的他,無法割捨這份濃重的鄉愁。

內心的棒槌落地後,他把瑞山當作自己夢想重新出發的地方。他明白,這是他的家鄉,這更是一片紅色的熱土。當年,閩粵贛邊區縱隊劉永生司令員曾率領遊擊戰士在瑞山神出鬼沒,留下諸多戰鬥足跡,時至今日山林中依然可見當年遊擊戰中留下的僅容三四人藏身的“石屋指揮部”。還有,解放戰爭時期,中共大埔縣委、埔豐縣委等機關都曾設在瑞山,並在此召開多次重要會議,領導當地人民進行革命鬥爭。瑞山密林之中甚至還有一個簡易的傷兵醫院。說它簡易,其實就是一間土牆泥瓦的矮房子,但就是這樣一間矮房子,當年老百姓曾擔負過一段時期轉運傷患的光榮使命,現仍有紅色遺存……

蔡俊發曾感歎說,自己開發瑞山是因為瑞山是綠色的搖籃,也是紅色的搖籃,他要把祖宗留下的這“兩個寶貝”好好保存下來。於是他拿出“現代愚公”的精神,建設瑞山過程的艱辛,根本無法用“苦”字來描述。他曾經在沒有手機信號的大山,在簡陋的板房裡連續吃住26天,白天頭戴斗笠,腳踩解放鞋,跟著工人在工地跑,皮膚曬得黝黑,活脫脫就是一個泥腿子;晚上則在板房裡挑燈夜戰,細化方案,開會討論;他鉚足了幹勁,遠離城市喧囂,把自己的思想和靈魂交給這座大山,和大山融為一體。

八年來,蔡俊發對每一位到瑞山關心他的朋友不厭其煩地介紹瑞山的美,那種愛發自他的內心,就像父母深愛自己的孩子……很多人曾說他傻,包括很多親朋當初都無法理解他的想法;有時他也覺得自己傻,因為開發瑞山的八年,他遇到過很多的建設瓶頸,也曾懷疑自己是否自找苦吃?但當瑞山的昨天被輕輕翻過去,很多曾經妄議他的人又有了新的發現:他傻得那麼可愛!

說實話,瑞山並非名山大川,她無法匹敵泰山的雄奇,也無法媲美黃山的夢幻,更不能和名山勝地劃一個等號,但這是一座頗有靈氣的山!

當遊客陶醉于瑞山之美時,並不一定有機會去瞭解瑞山背後的開發故事,就像我們每一個人深愛自己的母親,但並非真正讀懂母愛一樣。再比如,每一位到過江西瑞金,見過那一口馳名中外的井,但不一定會去深思,那是一口紅色的井,一口水面映照著中國歷史的井:吃水不忘挖井人。人生的旅程很多都是走過路過,很多風景都一晃而過,但有些地方總會在走過路過後,還會去回頭,還會去念想。同樣,瑞山瑰麗的今生,她還有一個這樣的前世。

說蔡俊發是個苦孩子一點不假。1970年出生的他曾在瑞山腳下的小山村度過難忘的童年時光。他的父親是位瓦匠,因為家裡窮,他在六七歲時就已經學會燒火做飯和上山砍柴,甚至他在這個年紀就學著大人,加入了勞動的行列,和村中的其他小孩一樣,平日跟在大人屁股後面,走上幾公里的山路到瓷廠挑瓷土,每挑一回為了掙五分錢。後來蔡俊發讀到初二,因為家裡實在拿不出錢,他只能輟學在村中一家瓷廠當了工人,那一年他才15歲。再後來他又去了深圳打工,最貧困潦倒時用身上僅有的15元錢,度過了人生中最為齒寒的半個月。1993年,他回到家鄉梅州創業,開始從事鋼材生意,從不懂到熟悉再到被人騙,一步一個坎,慢慢把事業做大。有一年,事業剛起步不久的他生意上被人騙了幾十萬,當時他很懊惱,是他奶奶的一句話為他開了竅:俊發,被人騙,不全是壞事,你可以得到教訓;但你永遠不要去騙人,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生意人!

也正是那時的一個清晨,略感失意的蔡俊發,一路披荊斬棘,登上瑞山之巔。他極目遠眺,森林覆蓋率達到85%的瑞山美景盡收眼底,連綿起伏的山脈,雲霧嫋繞著山梁,美不勝收。他頓時忘卻了煩惱,同時也在心底許下願望:事業有成之日,一定要把瑞山打造成一個人間天堂,報答家鄉父老的養育之恩!

他從小就熟悉這座山,瑞山密林深處,有珍稀的植物烏柏、五針松等,還有梨、桃、杏、李等數不勝數的野果,曾為當年上山砍柴的他充過饑解過饞。更有那些隨地可見,他從小就認識的中草藥。尤值得一提的是,從瑞山石縫中汩汨流出的山泉,甘甜清冽,從山頂到山腰像玉帶環繞著整個瑞山,那潺潺水聲,伴隨著山中的清脆鳥鳴,合成山間最動人的小曲。這動人的“小曲”,後來被蔡俊發演繹成了瑞山的大作品。

山泉到處都有,但瑞山的山泉卻很特別很珍稀,這大概是瑞山對蔡俊發艱辛開發守護的回饋。據檢測,瑞山的山泉具有低鈉、淡礦和天然軟水等特點,水中含有鍶、鋅、銅、釩等人體必需的微量元素,其中偏矽酸含量為37.3毫克/升,水質呈弱鹼性。經中科院測評,瑞山山泉是國內罕見的優質均衡水。瑞山山泉有了這個自然而來的底氣,這讓蔡俊發有了更強的信心,他也決心要做一名合格的“大自然搬運工”,把瑞山的健康好水,奉獻給社會。

2019年,他引進三條全自動罐裝生產線,做大了瑞山的水文章,並把瑞山優質山泉命名為瑞山天泉,意為天然天賜。而令人感動的是,今年疫情期間,蔡俊發向全國多地的紅十字會捐出10萬箱瑞山天泉,總價值600多萬元,以仁愛之心展現了企業家的擔當。

蔡俊發對瑞山這片土地的愛是極致的。自幼喜歡古詩詞的他,在瑞山的主景區開闢了一片“詩經園”。此園按照《詩經》裡記載的植物種植,有花有草有樹,包括橘樹、枳樹、紫薇、格桑花等諸多知名的不知名的植物,達數十種之多。在這綠色的王國,花開的世界,蜂蝶翻飛,花木扶疏,芳香沁人……

疫情後的第一個春天,我再次來到瑞山,和蔡俊發結伴登山。我們一路沿著密林中的石階攀登而上。如今的登山道不再是當年的灌木叢生,而是可以讓遊人鍛煉徒步的觀光道。我們邊說邊走,蔡俊發說起了最讓他開心的事。他說,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目前景區已投入建設資金超過10億元,朝著5A級景區的標準和“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理念在大保護中開發利用,旅遊產業鏈的逐漸完善,已經創造的直接就業崗位超過一千個,間接創造就業的崗位有五萬個,很大緩解了當地剩餘勞動力安置問題。不少村裡的父老鄉親因為瑞山的開發,辦起了農家樂以及土特產的銷售,摘下了窮帽子,加快了奔康致富的步子……我默默地聽著,沒有插話,內心卻油然起敬。

兩個小時的攀登,我們鑽出密林。陽光投射到頭頂,終於來到了海拔900米的瑞山之巔,身後登山的遊客也陸續上來。近看,讓遊客眼前一亮的是,一個巨大的瑞山天池出現在面前。崇山疊嶂之間,山頂居然有像碧玉般的天池,不能不令人稱奇。更讓人讚歎的是,遠望去,瑞山巨大的主體建築群像三個大蘑菇,又像三朵盛開的蓮花,鑲嵌在青山綠水之中。

主體建築群是全鋼架結構,把現代建築藝術和客家文化元素完美融合一體。蔡俊發一手叉腰一手指著遠處的建築群笑著問我像什麼,我脫口答道:梅州的“鳥巢”。“你答對了,我就是一隻家鄉的小鳥,以前飛出去,現在飛回來,要回到家鄉的鳥巢。”蔡俊發深情地說:“我是瑞山的兒子,我所做的一切,是我的義務,也是我的初心!”

此時的瑞山之巔,雲海浮現,恍如仙境。我細細咀嚼著他的話,暗自思忖:瑞山美景無數,身旁站著的這個人,才是瑞山最美的風景……

 

圖:

1、宛若仙境

2、日出瑞山

3、雲霧繚繞

4、圓夢瑞山

5、瑞福園

6、花滿瑞山

7、藍綠相間

8、篝火晚會

9、瑞山天泉對提高免疫力、調節血糖有一定的作用

10、別具一格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