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專版 >> 西部四川
關河號子:南絲路上的川滇風情活化石
2021年01月16日 01:01:29 作者:王春豔 莊歌爾 文/圖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吆依嗬,摟依哈。” “船兒要到橫江鎮,吆哦嗬,哦呵呵。” “眉毛酥香又甜,吆哦嗬,哦呵呵......” 冬日的橫江畔,細雨綿綿,霧氣升騰。豪邁的關河號子聲響起,瞬間驅散了冬日的蕭瑟與寒涼。關河號子,始于清乾隆四年,傳唱于橫江之上,至今已有280多年曆史。金沙江支流關河橫臥川滇之間,故名橫江。自古橫江就是南方陸上絲綢之路唯一的一段水路,四川宜賓橫江鎮也就理所當然地成爲重要的中轉站,水道和馬道交彙于此。其時,舟楫往來,馬幫雲集。絲綢、桐油、棬油、五倍子、山貨、藥材、食鹽、茶葉、布匹等日用百貨穿梭于川滇之間,演繹“搬不完的昭通,填不滿的敘府”傳奇。關河橫江段水道迂曲,灘陡流急,更因兩岸地勢高差懸殊,沿江險灘年有變更,防不勝防,行船極爲艱難。行下水,時有傾覆之虞;行上水,難逃背纖之苦。號子便應運而生,成爲船工們統一行動,傾吐積郁,鼓舞鬥志,共闖難關的一種重要方式。關河號子分爲上水號子和下水號子,唱詞多爲五言和七言句,一人領唱,衆人應和幫腔。關河號子無通行的套本,見人唱人,見物唱物,觸景生情,即興而歌。其曲調雖有一定程式,表達卻很自由。或長調鋪陳,或短章急奏;或慷慨激昂,或低沈悲涼。怎樣適宜表達就怎樣吟唱,內容豐富,涉及人文地理、民風民俗的方方面面。關河號子作爲一種民間音樂形式,延續並反映了幾百年來川南水路運輸原始的勞作方式,更生動地反映了金沙江、岷江流域的勞動人民面對險惡自然環境不屈不撓的抗爭精神和樂觀生活態度,被譽爲南絲綢之路水路運輸史和秦五尺道上的川滇風情活化石。鬥轉星移,世事滄桑。上世紀70年代以後,隨著陸路交通的發展,關河航運逐漸停止。如今,關河號子也不再響徹關河兩岸。但作爲一種勞動文化的結晶,它現在以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的形式被傳承下來。再現表演成爲它存在的方式。爲更好地傳承,宜賓市敘州區橫江鎮專門組織成立了一支關河號子表演隊伍,每個月都會有訓練,有文藝活動時候他們也經常受邀參加。81歲的周廣前就是關河號子表演隊伍中的一員,也是號子隊伍的領唱者。他16歲就跟隨父輩上船討生活,喊著號子度過了一天又一天,所以對號子有著深厚的感情。“那時候從宜賓到橫江,船要走三天時間,一路有108條溝,灘多水急,隨時要蹚水、凫水。二十多噸的貨物,要三、四十個人才拉得動。”周廣前說,“所以這個時候號子就特別重要,號子喊得齊,人心才齊,腳步才一致,聲音越大越好,越能激發同伴的勁頭。”68歲的馮興民同樣對關河號子有著深厚感情,他表示:“比唱歌都好聽,每次吼都是對生活的一種回味。總覺得吼幾聲,整個人都要舒暢點。”“有一年臘月二十七,拉貨從宜賓到橫江,船被擱淺,必須下水去扣石頭、推船。喝一口高度酒,潛下水不到五分鍾就要上來再喝一口,冷得受不住!”“雲南的山貨通過馬幫運到橫江裝船拉到宜賓,然後又把糧食、百貨、油鹽布匹運進來,那個時候的橫江,熱鬧得很。”“跑一趟宜賓,三天時間,工資是三升米。”“以前橫江到宜賓就要三天,現在公路、鐵路都有了,坐高鐵從宜賓到成都也只要一個多小時。所以現在喊號子,都不再覺得苦,而是快樂的。”“我們的老領唱馮旭奎老師臨走前最後一次喊號子,就是在成貴高鐵樂宜段首發列車上,他走了,我們要繼續把號子傳承下去,好好享受越來越好的生活。”……

關河號子表演隊的隊員們冒雨吼號子

關河號子場景再現

過去船工一年要磨壞幾十雙草鞋

老船工們對關河號子有著深厚的感情

齊心協力上岸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