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財經新聞 >> 美國財經
小農戶京城築就巢狀市場 河北鄉村經濟振興系列六十五
2020年11月21日 01:04:44 作者:國際日報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交警上崗前,河北省易縣桑崗村的小農戶代表,拉着自 產的果蔬、黑豬肉和雞蛋就進了北京城,按照消費者發來的微 信地址導航到指定小區門口交貨,然後奔赴下一站。」 中國農 大副教授賀聰志發現, 「這一站消費者取貨不及時,就影響到 下一站交貨時間。從早送到晚,農民累個臭死,消費者還有意 見。」 這個由德國BFTW基金支持的 「巢狀市場小農戶扶貧」 實驗項目,剛剛開始就遇到一個接一個困難。

 2010年冬天,懷胎八個月的中國 農大副教授賀聰志,收到博士生導師葉 敬忠從桑崗捎回的黑豬肉和雞蛋。婆婆 烹製出的鄉村味道,一下子勾起她的味 蕾。她略帶誇張地說: 「只要有一頓飯 缺席鄉村味道,四個月的女兒就會對 母乳表達抗議。」 第二年春天,賀聰志來到桑崗村執 行德國BFTW基金項目,主要任務是建 立小農戶與北京社區的聯繫,讓鄉村特 色產品直達消費者的廚房。

 河北易縣與北京房山只有一河之隔 ,但是桑崗小農戶的土特產卻越不過河 界。農民自產的土豆、雞蛋和黑豬肉除 了自用,富餘的會拿到鄉鎮集市廉價出 售。按照項目設計,小農戶的土特產定 價高於鄉鎮集市三到六成,柴雞蛋16元 (人民幣,下同)一市斤,對於北京的 消費者就是福利價。 中國農大教授轉身「殺熟」 賀聰志和執行團隊選擇北京高檔小 區做陌生推廣,站了2個小時,問津者 寥寥。他們轉身 「殺熟」 , 「把目標鎖 定親友和同事,組建起桑崗第一個消費 群。」 消費者又邀熟人、親友加入。通過 5個消費群、8個配送點,桑崗105個小 農戶與400多個北京家庭,構建起巢狀 供給網絡。 隨着項目的推進,問題也暴露出來 。

 「北京消費者喜歡黑豬肉,往往是殺 一頭不夠,殺兩頭富餘。」 賀聰志和團 隊成員看着消費者把瘦肉和小排買走, 剩下的邊角料自己買回家。 「北京社區居民與桑崗小農戶的互 動體驗,大都懷着好奇心,當欣賞者轉 身消費者時才發現, 「小農戶家產的韭 菜不夠鮮嫩,雜糧參差不齊,豬肉肥多 瘦少,雞蛋表面不光潔、蛋黃濃淡不一 。」 賀聰志帶着同樣的疑慮刨根問底。 「集上的骨頭都是腔骨連着排骨賣 ,可是他們要小排和腔骨分開,小排被 搶光了,腔骨卻沒人買。」 農戶一臉委 屈地苦訴: 「黑豬肥多瘦少,瘦肉被搶 光了,肥肉賣給誰?」 「春天雞食青草多,夏天雞食蔬菜 多,秋季雞食果實多,冬天雞食糧食多 。一家散養十幾隻母雞,有好幾個品種 。雞蛋大小不一,色澤各異,蛋黃有淡 有艷,這就是有機產品的特徵。」 賀聰 志竭力替小農戶辯解,並不能說服所有 消費者。 疫情迫使交易轉線上 小農戶給消費者20天配送一次, 賀聰志解釋說: 「小農戶產品非常有限 。」 她和導師葉敬忠不支持擴大生產, 不反對 「一村一品」 大農業經濟模式, 卻致力於關切主流模式忽視或不能顧及 的小農經濟。

 「小農戶保有豐富的農耕文化,恰 恰是巢狀市場的潛力和價值所在。」 兩 人一度倡導,讓小農戶走向城市,但他 們真正呼喚的是 「城鄉互動與融合」 。 賀聰志與北京消費者同居一個小區 ,卻站在鄉村替農民說話,自覺有點不 對勁。於是就與消費者套近乎, 「周末 到清西陵、狼牙山旅遊,順便到桑崗村 看看。」 自己成為免費導遊,很快又成 為小農戶和消費者的黏合劑。

 疫情期間,巢狀市場停擺了四個月 。賀聰志分析道: 「疫情對種植業的影 響不大,卻打擊了小農戶養殖熱情,雞 苗補欄也比往年晚,出欄也相應延後, 加上滯留和封閉期間自家消費需求,可 以出售的農產品沒有多少。」 桑崗小農 戶與北京消費者維持了九年的巢狀市場 ,因為疫情被迫轉移到線上。約10天會 有一次快遞配送,數量明顯不如從前。 「巢狀市場小農戶扶貧實驗」 有兩 個導向:一個是幫助小農戶進城,一個 是幫助社區消費者進村。賀聰志自豪地 說,一手牽着鄉村,一手牽着城市。中 國農大團體,扮演着一個城鄉超級聯絡 人的角色。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