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國際要聞 >> 北美新闻
普洱絕版木刻:茶馬古道上的刀尖技藝
2020年10月22日 10:04:19 作者:國際日報 云南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國際日報 云南


普洱學院絕版木刻精品陳列館裏展示的版畫作品(10月13日攝)。
新華網 徐華陵 攝

雲南普洱是茶馬古道上的一個重要驿站,作爲少數民族聚居最多之地,普洱擁有獨一無二的人文面貌,也催生了茶馬古道上的一項刀尖技藝——絕版木刻。
絕版木刻是在傳統套色木刻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一種凸版技法,是相對于傳統多版套色木刻能保留印版的特性而定義,由于在刻印完最後一版後不能留下再印,亦被稱爲“絕版套色木刻”。曆經30余年的發展,普洱絕版木刻藝術對中國當代版畫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現已成爲中國四大版畫流派之一。


張曉春創作超一個月的木刻版畫作品《晚笛》,該作品在1990年獲全國青年版畫展優秀作品獎(一等獎)(10月13日攝)。
新華網 徐華陵 攝


本土誕生 走向國際
“能夠讓絕版木刻産生如此廣泛的影響,並不僅僅是因爲木刻技術。” 普洱學院絕版木刻研究所所長張曉春認爲,在絕版木刻諸多的特性之中,鮮明的本土色彩是一大亮點。普洱波瀾壯闊的大山密林,遝岡複嶺的茶園林場,如夢似真的流霞浮雲,繁麗濃豔的碧水紅土……都能爲絕版木刻藝術家們帶來靈感。
張曉春的《晚笛》《犧牲品最後的慰籍》《山寨歌節》等早期的作品,就綜合了普洱本土佤族、愛尼人符號中的色彩元素,融入原始木雕和刺繡圖形的造型手法,將人和動物重疊處理、把原始抽象幾何紋穿插進景物中,運用油畫般的色彩及類似刺繡的三角刀法在畫中交織,以燥動而熱烈的色彩表現原始的野性與生命的張力。
20世紀80年代以來,普洱絕版木刻的作者們多次在全國美展中獲得大獎,印證了絕版木刻在學術領域的影響和成就。魏啓聰、賀昆和張曉春等一批藝術家的堅持和努力,讓普洱絕版木刻逐漸享譽國內外。


2005年張曉春絕版木刻《蠻謠》獲第17屆全國版畫作品展銅獎(10月13日攝)。
新華網 徐華陵 攝


繼承傳統 推陳出新
在絕版木刻藝術家的影響下,年輕人也在不斷學習探索,力求將普洱絕版木刻版畫技藝傳承和發揚下去。
10月13日,在普洱學院的版畫工作室內,該校17級藝術學院版畫專業的學生李春雷和他的同學正在制作絕版木刻版畫。
與其他畫種不同的是,制作一幅絕版木刻版畫通常要經過畫稿、刀刻、調色上色、印刷等步驟。
除了工序較多,制作一幅木刻版畫的周期也較長。李春雷稱,他制作一幅木刻版畫通常需要一周左右的時間。


在普洱學院版畫工作室內,版畫專業的學生李軍明使用滾筒塗抹油墨(10月13日攝)。
新華網 徐華陵 攝


“以前的普洱木刻版畫多是以本土的自然風景或民族文化爲主,那能否改變固有觀念,嘗試其他風格的版畫呢?”李春雷在思考這個問題,並創作了令他較爲滿意的作品《戰後》。
“戰後的世界滿目瘡痍,一名男子坐在導彈上陷入沈思。地上滿是殘骸,旁邊的禿鹫似乎在等待著什麽……”李春雷介紹,《戰後》運用了紅色的背景表達激烈的視覺效果,傾斜的城市和被煙霧籠罩的天空凸顯著戰後的混亂狀況,躁動而熱烈的色彩給人警示。在普洱學院學習木刻版畫3年以來,李春雷共制作了木刻版畫300多幅。
據了解,近年來,普洱學院積極推動絕版木刻版畫藝術的傳承與發展,僅普洱學院版畫工作室就已培訓了數百名學生。


在普洱學院版畫工作室,藝術學院版畫專業學生李春雷在制作絕版木刻版畫(10月13日攝)。
新華網 徐華陵 攝


成立基地 布局傳承
爲了進一步發展和豐富普洱絕版木刻的品牌形象和文化內涵,2015 年12 月 25 日,普洱學院在甯洱縣同心鎮那柯裏特色小鎮挂牌成立了“普洱學院·那柯裏絕版木刻教學學生創業創新教學實踐基地”,爲雲南經濟社會發展培養“下得去、留得住、用得上”的本科應用型專門人才。普洱學院投入資金、技術支持,進行“普洱絕版木刻”文化産業化實踐、技術創新、教學實踐、大學生實習及就業輔導等。


李春雷展示他的木刻版畫作品《戰後》(10月13日攝)。
新華網 徐華陵 攝


李春雷和同學印刷木刻版畫(10月13日攝)。
新華網 徐華陵 攝


據了解,目前,普洱絕版木刻傳承與發展形成了以普洱學院爲主的學院式教育傳承、以商業運作模式爲導向的絕版木刻創作基地、以十余個自由創作爲主的個人版畫工作室等多元格局。
記者 徐華陵(新華網)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