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財經新聞 >> 美國財經
石頭村重建[她的院] 河北鄉村經濟振興系列六十一
2020年09月12日 10:29:53 作者:國際日報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2005年,白公子從成都體院畢業後,追隨父輩移民河北石 家莊創業,這個滿族鑲黃旗的東北女漢子 「掙一個花倆」 獨自 周遊世界,直到2015年春天才歇腳,在冀遼交接的葡萄溝給自 由的靈魂安了個家。 「無人機在頭頂轉了一圈發現,房子蓋大 了。這個只有60平米的鄉間小巢,限期拆除7平米。」

 白公子和葡萄溝王哥簽訂為期15 年的宅基地租賃合同,包括60平米的 舊房、7平米的豬圈和一處360平米的 大院。她把即將坍塌的屋頂掀掉,紅磚 矮牆加高了1米,窗戶放大了1倍。如果 不是鄉村規劃部門派來的無人機,單憑 肉眼看不出新房和老宅有什麼兩樣。

 含淚簽字「拆─拆─拆」 「房子蓋大了」 ,超出的7平米就 是豬圈改造成衞生間那部分。白公子開 始不以為然, 「礙誰的事了,憑什麼說 拆就拆?」 她問戶主王哥,王哥說不清 楚。她找村委會,村委會也說不清楚。

 一頭霧水回到剛剛落成的鄉間花園,掄 起錘頭將新房砸下去了一個方角。她以 為祛除了這塊心病,就可以重建她的鄉 間小巢。沒有想到,院裏剛開挖的游泳 池,也要 「限期復原」 。 這個東北女漢子精神防線瞬間被擊 穿,她吞下不解的淚水,在整改決定書 上簽了三個字 「拆─拆─拆」 。 5年後的白公子卻是笑着和記者講 述那段失敗的往事。她說,就在自己面 對着破碎的鄉村夢想一籌莫展時,一位 朋友伸手接了盤。

 「當時的心態徹底崩 了,但看到朋友改造後的鄉間小巢,卻 又生出不捨之情。」 於是,她把收回的 這筆錢,入股北京一家民宿機構就地投 資, 「人離開這裏,心還和鄉村連着。 」 白公子說: 「這次意外的民宿投資, 卻獲得了不菲的回報。」 醉心於石頭家園 白公子說自己是個非常感性的人, 決定到呂家村做民宿。

 「這個村非常特 別,戶連戶,院套院,你家院子就是她 家的屋頂」 ,她 「從三滴水院進去,經 過觀山院,登上日月樓院,陶醉於這個 古人砌成的石頭家園。」 「被漫山遍野的楓葉熏醉了」 ,她 略帶煽情地說: 「漂泊的靈魂像找到了 歸宿。」 她想在當地住下來,扶着日月 樓的欄杆看星星。 「這裏的夜空特別深 邃,月亮特別亮,星星特別大。」 白公子看中了旁邊的三處院,想找 村支部書記呂義青聊聊,他卻不請自來 。白公子談到葡萄溝的顧慮,呂義青順 水推舟,先將舊宅收歸集體,然後與她 簽訂了25年的租賃合同。投入到村委 會懷抱的時候,白公子沒有想到也給自 己請來了一個婆婆: 「外牆內壁不能動 ,窗戶大小不能改。」 石頭情懷她理解 , 「但我是做民宿,不是做石頭博物館 」 ,白公子第一次和村官翻了臉。 呂義青現場指揮,山牆往回收了半 尺,平房改成了瓦房。白公子一顆自由 的靈魂被套上了枷鎖。內室裝修到一半 ,呂義青突然闖進來喊停, 「讓把彩泥 剝下來露出石臉」 。 白公子急了, 「停就停,我不幹了 。」 腳手架被撂了半年,呂義青沉不住 氣,請河北鄉村規劃院的專家想給白公 子施壓。讓呂義青 「抱着石頭不放」 的 專家,關鍵時刻卻和稀泥: 「石頭不必 露臉,彩泥換成素灰,慢慢露出歲月的 痕跡。」 得饒人處且饒人 白公子花100萬元(人民幣,下同 )改造了三套舊宅,起名 「她的院」 。 其中一套由她使用,兩套與朋友分享。 「她的院」 曾經是呂家的旺地,這 裏時時勾起 「端着海碗侃大山」 的記憶 。然而,白公子不接陌生人,常常閉門 謝客,呂義青不能接受。他把 「她的院 」 當景觀, 「要天天開門供人參觀」 。 白公子拗不過,只好給村委會留一把鑰 匙。 「憑什麼呀?」 呂義青要她取消訂 單接待貴賓,白公子鬧個沒完, 「不講 誠信,我的臉往哪兒擱?」 呂義青悶頭 抽煙,初衷不變。 「我給你錢行不行?」 呂義青的口 脗像是命令。 「下不為例!」 白公子得饒人處且 饒人。她對記者哈哈一笑, 「我騰出了 房,他再也沒提錢的事。」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