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專版 >> 南粤之窗
萬古三河韓江源
2020年06月09日 11:28:51 作者: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國際日報 黃啓鍵/文


      粵東大埔崇山峻嶺間,有許多地方值得常常駐足。
      山坡上那片杜鵑如血紅花已謝,嫩綠的新葉在陽光下折射出溫潤光澤。路邊木棉樹花期剛過,空蕩的枝頭挂滿淺褐色的果子。穿過山頂先烈塑像廣場,拾級而上,我仰望刻著“八一起義軍三河壩戰役烈士紀念碑”鎏金大字的紀念碑,默哀、鞠躬,再繞著紀念碑瞻仰。
      這個叫筆枝尾山的山崗,我並不陌生。記得1980年在虎山中學讀初三時,清明時節就參加過學校組織的紀念活動。後來在大埔縣工作及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到深圳寶安工作,先後數次登臨此山。向友人介紹家鄉,會不由自主地說到三河壩。而今,這裏的三河壩戰役紀念園已經打造成著名的紅色經典景區。從中學曆史課本、史志資料到影劇藝術再現,特別是電影《建軍大業》公演後,三河壩戰役的曆史被更爲廣泛地傳揚開來。“沒有三河壩戰役,就沒有井岡山會師”“扼守三河壩,掩護主力軍”“存蓄革命種,共舉井岡旗”,老一輩革命家和史學權威的評價彰顯了三河壩戰役的曆史地位,並成爲園區擲地有聲的宣傳語。據悉,近幾年,每年前來紀念園參觀學習、遊覽的旅客逾百萬人次之多,平均每天接待10多批次參觀者。


      大埔是廣東省第一個獲認定的中央蘇區縣。長期以來,蘇區老區人民支持革命事業,湧現了許許多多可歌可泣的事迹。因此,這裏對革命先烈的敬仰懷念之情尤爲濃烈。1963年,當時經濟非常困難的政府撥款2萬元,開山修路建立紀念碑。紀念碑所用的石材取自梅潭河老虎岩,總共用石365塊,以表達大埔人民年複一年對先烈日日夜夜的思念。據記載,當年建設紀念碑時,山頂周邊挖出烈士骸骨裝滿了4大陶缸。10年後,修建紀念碑護欄時,從當年陣地又挖出許多烈士遺骸,很多烈士手骨呈握槍的姿勢。戰鬥的壯烈場景可以想見。
      最早建起的登山石階步道依然保留著,經過不斷修繕,紀念園區功能越發完善齊全。從氣勢雄偉的《軍魂》主題雕塑,到烈士將帥雕塑群、將軍書法碑林,還有刻著“舉義南昌城”“浴血三河壩”“會師井岡山”“不朽的豐碑”文字的石牆,配以表達南昌起義、血戰扼守、井岡會師的花崗岩石雕,園區以固化的方式簡約勾勒出那段值得永遠銘記的曆史。在三河壩戰役紀念館,透過文字、圖片實物展陳以及聲光電展示的場景,仿佛穿過時光隧道,走進那一幅幅戰火紛飛、激奮人心的畫卷。


      蒼松翠柏掩映著的烈士紀念亭,有著如波浪起伏、向上升起的飛檐,赭紅色的柱體上,寫著一副長聯:望三水回環滾滾波濤疑戰鼓;伫筆峰遠眺層層巒嶂似豐碑。據介紹,這個修建于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的紀念亭,是每個參觀團隊必到的地方。亭下對著江面的是體驗式實景戰壕和官兵塑像。站立著手拿望遠鏡的是當年指揮作戰的軍官,戰壕裏埋伏著凝視江面荷槍實彈的起義軍士兵。起義軍在三河壩實行分兵戰略,留守部隊在梅子岽、石子岽、龍虎坑、東汶部和筆枝尾山構築阻擊防線,于1927年10月1日拂曉,與多于近十倍的敵軍展開惡戰,經過三晝夜血戰扼守,完成阻擊任務,掩護起義軍主力南下潮汕。堅守在筆枝尾山的全營官兵糧絕彈盡,浴血奮戰,年輕的生命長眠于此。


      伴隨著工作人員娓娓道來的講解,90多年前的槍炮聲、“誓死殺敵”的呐喊聲伴隨著彌漫硝煙仿佛再現,烈士驚天動地的奮勇和義薄雲天的壯志浮現眼前。真是憑吊戰場,感慨萬千。
      掩飾難以平靜的心情,移步登上瞭望塔。塔高10.1米,是爲紀念三河壩戰役“10月1日”打響。憑欄遠眺,但見群山環抱著如鏡的河面,倒映著藍天白雲、青黛山巒。山麓近處的梅潭河源自福建平和縣葛竹山山脈,137公裏的幹流彙聚了平和與大埔兩縣10余條支流。右邊蜿蜒而來的汀江,源自武夷山東南側的甯化縣,從北向南流經閩西5縣市,長達360公裏的幹流吸納了沿途豐富水源。遠處漫過河邊黃沙流淌而來的梅江,發源于紫金縣武頓山七星岽,吸收了五華、興甯、梅縣甚至江西南部衆多河溪之水,這300多公裏長的梅江幹流在筆枝尾山前方與汀江、梅潭河彙聚成爲韓江,這裏因此得名“三河壩”。韓江由此而始,南流經潮汕平原進入南海。


      獨特的地理位置,決定了三河壩從古至今爲兵家必爭之地。始稱于唐朝的三河,曆朝在這裏設置了驿站、遞運、巡檢機構,明清時期更在此修築城郭。三河憑借舟楫繁忙的水運便利發展商貿,明清以後西岸湧現衆多隨江水漲退的“浮店”,也形成了韓江源興旺的集貿街市。三河壩的上遊均爲閩粵贛客家地區,韓江下遊,則大多爲潮汕平原,兩種語系和文化在這裏交融,使得千年古鎮人文蔚起,其中“兄弟三將軍”“一族四縣令”“一門九清華”等傳爲佳話,更有各具特色的古建築闡述著深厚的文化底蘊。
      三河迎來日新月異的跨越發展,當屬改革開放40年間,基礎環境不斷改善,兩岸的圍堤工程徹底消除了洪澇水患,還新增了大片可用土地;四橋飛架貫通三江六岸,鐵路和高速公路在古鎮開設了站口。古鎮先後建起了新圩場和工業園區,“三高”農業項目蓬勃興起。先後有3座水電、火電廠在境內建成投産。依托古城、老街、中山紀念堂、火船屋、古榕渡和筆枝尾山紅色景區,三河壩已成爲聞名遐迩的全域旅遊勝地。


      韓江起點西岸彙城防洪大堤上,有一座9.8米高的韓江源標志性石雕像。用頭紮發簪、背兒牽女的客家母親形象,表達著韓江流域人民同飲韓江水、共創美好明天的意蘊。客家母親面向東方,仿佛與年幼的兒子細語,一旁女兒仰首聆聽,展現客家婦女奮發圖強、勤勞堅韌的形象和對美好未來的憧憬。韓江源塑像對面的東岸正是當年三河壩戰場筆枝尾山。
      韓江上遊近千公裏流域,彙集了無以計數的江河、溪流,水系充沛,多姿多彩。因此,韓江源能在這裏呈現浩蕩奔放、雍容廣大的氣象。大埔縣在1400多年前的隋朝曾以“萬川”爲名,大概與此集納萬千川江之水有關。筆枝尾山見證了亘古未變、滾滾南流的江河之水,見證了發生在這裏爲新中國的締造而血流成河的戰役場景。而今,見證著千千萬萬的紅色文化追尋者在此緬懷、在此思考。


      韓江源上遊流域涉及粵、閩、贛3省22市縣,均爲客家地區。客家祖輩從中原遷徙到韓江源流區域繁衍發展,創造了客家文化。客家人成爲最早投身革命事業的族群之一。爲策應起義軍入粵,黨組織率領大埔農民武裝攻下茶陽老縣城,建立全國第一個縣級工農政府,爲南昌起義軍經過三河壩南下潮汕作了准備。位于韓江源的客家小鎮三河注定是要寫進史冊的,三河壩戰役前後,大埔農民革命武裝組織在三河壩參與、配合起義軍作戰,爲這場戰役作出了犧牲和貢獻,也爲紅色文化代代相傳樹立了楷模。
      筆枝尾山前,韓江源流滔滔不絕。我相信,筆枝尾山上源源不斷的人流,也將如那萬古不變的江河,帶著客家文化、紅色文化的印記,生生不息走向遠方。
 
       2020年6月8日于前海前沿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