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小說散文
主席臺 忠字舞
2019年12月14日 10:50:49 作者:豆皮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村中一“澇池”,“澇池”南畔一大槐樹,七枝八叉長得很威武,三抱都摟不過來,看年頭比這村都長。村裏攔牛老漢風梧,撅著山羊鬍子,瞪著牛眼沒事就在樹下趷蹴著,大大咧咧地解開褲帶拿褲襠的蝨子,也不忘了吹牛×,楞說平西大將軍薛仁貴在樹上栓過“赤兔馬”。村裏老人們都說是“白蹄紅嘴騾子”。老漢說急了就罵仗,罵了人家先人是“猴小小”不說,還捎帶著八竿子都掃不著的“胡兒子”(胡宗南)。

那年春上中央開“九大”——就是毛主席說過“團結起來,爭取更大的勝利”的那個“九大”——之前,隊長在縣上開會“取經”回村,便決定在大槐樹下建“毛澤東思想宣傳臺”。後來村裏人都管這兒叫“主席臺”。

“主席臺”工程不大,兩天就建完了。說白了就是一“影壁”,頂上兩頭兒挑簷,中間起脊鋪瓦。正面中間凹進,上掛《毛主席去安源》的鐵板彩印像,下寫敬詞:三忠於四無限什麼的。兩側突出,留為“林副統帥”題詞,並“創造性”地壘了與影壁連為一體的供臺。從正面看像一座小廟。“主席臺”建成後,“早請示晚彙報”,跳“忠”字舞也就從場院挪到“臺”下了。

前者歸隊長負責,比較簡單,我們理解就是派活兒。只不過在派活兒前,他領著大家先祝願“無疆”了、“健康”了,再學語錄。他最嫺熟的“語錄”翻過來掉過去也就那麼兩段:“要鬥私批修”和“紅軍不怕遠‘行’難”。他就這麼認為,也這麼念,比較溜也比較順嘴,都是鄉里鄉親的,沒人計較。意思到就行了。

後者大家一致推舉老頑童老鰥夫老風悟當領舞。

那年月沒伴奏,都是自家啍啍自家伴唱自家起舞,“米米瑞~豆瑞米豆,豆瑞米瑞豆~瑞米豆拉餿……”。就這高一嗓低一嗓,長一聲短一聲,有操著酸曲調兒的,有拿著秦腔調兒的,還有捏著嗓子刻意模仿京腔的。誰先唱走了調,一準把大家都一滿帶溝裏去。主要動作就是一邊雙手斜舉齊刷刷地對天呼扇,一邊是可著勁兒地上下跺腳。不是左邊呼扇的打了右邊的臉,就是右邊跺腳的踩掉了左邊的鞋,沒有隊形,也無章法,直跳到暴土揚場把大家夥包圍了,跳成了土人才肯善罷甘休。一般人都難以堅持到最後,婆姨女子們首先曲末儘先笑彎了腰,上氣不接下氣相繼退場。最後剩下就是老風梧獨舞了,老漢有兩次轉暈了,眼瞅著就楞往樹上撞,有一次差點蹦進澇池。

鄉親們跳著腳笑,隊長跳著腳罵:日他媽!嚴肅上,團結上!一搭上跳(都上去跳),跳不下“現反”哩!

罵歸罵,球不頂。那些天,招得村裏各家各戶的看家狗都上竄下跳地跑來圍成半圈看熱鬧,。

隊上圖表揚,又請來公社革委會的女頭頭兒來看,人家怕嗆著,捂著鼻子皺著眉,蹭了頓隊上的油潑面,走了。擱老風悟他兒二杆子啟旺的說法:那騷情女子不是怕嗆怕吵,是隊長家公狗老住她褲襠下亂鑽嚇跑了的。半個月不到,這項活動也就不了了之了。後生們說,停了好,停了省倆饃饃;老漢們說,停了好,停了省孩(鞋);老婆們說,停了好,停了臺臺上的主席看了不恓惶(鬧心);老風悟也說,停了好,停了咱吆上咱牛上塬場,小曲一唱:“圖你的人樣不球個咋,圖你的牛牛桑瓜瓜”小鞭一甩,牛鈴一響,老漢伴著牛群,一路絕塵而去。

 

【作者簡介】李超 網上筆名:豆皮 男,北京清華附中66屆初中畢業,19691月插隊在陝北長安村。現居北京。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