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電子報 >> 福音快報
《我們與惡的距離》包攬6項金鐘大獎,背後的社會議題還在持續發酵!
2019年10月15日 05:53:42 作者:國際日報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第54屆電視金鐘獎,其中包括賈靜雯、吳宗憲、吳姍儒、呂蒔媛、尹馨,以及曾沛慈等多名基督徒都入圍本屆金鐘個人獎項。公共電視制播的《我們與惡的距離》共入圍14項,超越2016年《一把青》的13項入圍,創下歷史新高,也是本屆最大贏家。

第54屆電視金鐘獎頒獎典禮已於10月5日舉行。最終,《我們與惡的距離》更是將最佳戲劇節目獎、最佳女主角獎、最佳男女配角獎、最佳導演獎、最佳編劇獎6項沉甸甸的大獎收入囊中。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得到無數迴響,每集新播出收視率都再創新高。豆瓣上,有97.6%的觀眾,都打出了5星或4星的成績,該劇綜合得分是“口碑炸裂”的 9.5分!

但劇中也帶出了社會中許多一直存在且不敢碰觸的真實的敏感議題,如死刑存廢、社會對善與惡的標準等等,讓網友紛紛留言“沉重又真實”,帶給社會大眾極大的反思空間!《我們與惡的距離》所引發的話題,卻在被持續討論,關於善惡真的有標準答案嗎?我們有沒有論斷的權利?

01

一場無差別殺人案

 

《我們與惡的距離》編劇呂蒔媛在接受訪問時也表示,“劇本一開始就設定了兩個概念方向。事件發生後,加害者跟被害者兩組家屬怎麼走過這個傷痛?其次,我們的社會有沒有辦法承受一位患有思覺失調症的人?”

 

這部社會寫實劇講述著,一場“無差別殺人”案件所涉及的人事物的視角,在糾纏交織中以不同角度與立場中,陷入這場風暴的人物還有沒有談希望及夢想的資格?

此外,劇情另一面的線索故事,也從社會大眾對患有思覺失調症的患者(精神分裂症)的關懷與接受度導入,在社會的刻板印象下,他們該如何融入呢?

劇中除了破碎家庭中的人物關係,也環繞了社會輿論,律師、醫生、媒體人的難題與困境,看見被環繞在案件中的人物,背後不曾被理解與關心的面貌。

當在媒體的片面報導下,大眾的激烈討論,最終為社會框架了一套斷定好人壞人的“善惡”標準,真的是在幫助這群正在困苦中的人,找尋真相的出口嗎?

 

02

思考判斷的智慧

 

對於《我們與惡的距離》這部劇,有何看法?電視電影編導岳清清在受訪時回應,這部劇不是要從單一面向來呈現社會的樣貌,而是從加害者與受害者兩方家屬陷入的極端處境與立場為主軸。

同時在後續發展所涉及的醫生、法官、媒體、旁觀者等不同角度,對事情的解剖面向,來觀察社會議題的動向,劇中也點出許多細節讓觀眾探討。

以創作角度來看,《我們與惡的距離》是用媒體輿論與社群網路導入劇本,值得我們深思的是“以媒體社群輿論來判定事情是對或錯?這些答案是否能夠找尋真正的真相?”

她說,劇中的律師王赦是非常重要的角色,從他的對白與思緒中,有如帶領我們去找尋事情真相的影子。

她也說,王赦角色的塑造給了社會很大的提醒,王赦知道就算把加害人處死刑,事情一樣沒有被解決,社會仍然存留著“為什麼”的疑惑,加害人殺人的背後動機到底是什麼?

 

留下的永遠是未解開的真相,也讓社會無法預防下一個加害者及悲劇的發生。

 

岳清清提醒大眾,“其實我們都應該要有像王赦一樣的思考智慧,在碰觸到任何訊息時,都應該安靜思考訊息的真確度,在事情還未有結果時,也絕對不能以表像斷定他人是否對或錯。”

 

《我們與惡的距離》除了呈現加害者與被害者家屬的糾纏交織,這部劇也以客觀的角度,表現出真實媒體工作的生活形式。

 

在收視率競爭的環境下,媒體人的使命先是“快狠准”,之後才是對事情真相的澄清。這樣的緊張與壓力氛圍,媒體領域也在惡性循環中,逐漸塑造了整個媒體產業的病態。

 

03

受苦的心如何得到救贖

 

此外,在社會輿論所施加的壓力下,加害者家屬只能以“逃避”作為求生的唯一選擇,但他們並非不想逃避面對而是無能為力面對。

 

其實,加害者家屬即便躲到何處,心卻永遠躲不了負著加害人殺人動機的疑問,也一輩子活在身為加害人家屬的後悔檢視及自責控訴中。

 

岳清清導演說:“當我們將劇情對照現實社會時,是否也應該不再二度霸淩,而是給加害者家屬多一點的同情心與憐憫心?”

 

《我們與惡的距離》編劇呂蒔媛也曾在受訪中提到,她相信唯有大家願意面對,受苦的心才可能得到救贖,社會對被害人或被害人家屬的理解與關懷都很少,更不要說加害人了,有些傷痛真的是需要協助,才能得到舒緩繼續往下走。

 

04

其實我們都是罪人

 

嶽清清也舉聖經約翰福音第8章“行淫的女人”的例子表示,當時耶穌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對照王赦在劇中的對白“到底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你有標準答案嗎?”

 

我們可以說,在不知道價值與真理時,我們會以好人與壞人來分辨善惡,但在基督信仰裡我們知道自己都是罪人,所以我們也沒有論斷他人的權利。

“善與惡都是世界給我們衡量別人的一把尺。”她說,在雜亂的世界裡,善與惡都是存在的,但人卻沒有辦法對善惡有完全正確的答案。

身為基督徒的我們,更應該提醒自己,不要在未經判斷的狀態下作出議論,而應去思考“為什麼”、“我應該做什麼”?不僅把事情帶到上帝面前禱告,也從主動關心及陪伴受傷的靈魂,才是活出基督的樣式!

她也建議,教會可以用《我們與惡的距離》作為教育青少年的教材與範本,以不同人物的角色進行討論,甚至角色扮演探討自己會怎麼辦?

從不同的角度換位思考,幫助年輕人對社會有更真實性的認識,從故事情境中找到如何關懷社會上,與自己不同處境的人。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