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電子報 >> 福音快報
我那平凡母親的非凡傳奇
2019年09月03日 02:34:38 作者:國際日報 來源:我那平凡母親的非凡傳奇 字號 打印 關閉

母親走了已近二十年,但她從未離開,不僅在我的心裡、夢裡,更在教會弟兄姐妹時常的提說裡:“三嬸子在的時候,這事三嬸子會怎樣怎樣……”

 

我的母親,弟兄姐妹心中的“三嬸子”,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村老太太,一輩子沒進過幾次城,但城裡的許多弟兄姐妹都知道這位“三嬸子”,常跑來找她。

 

母親三寸小腳,走路搖搖晃晃,邁著三寸碎步,但她這碎步小腳,卻量遍了本村,甚至外村十裡八鄉的弟兄姐妹的家門。

 

母親沒進過一天學堂,報紙一字不識,卻能讀聖經,並且是繁體版的。

 

我從小在母親懷裡長大,親眼見她呼出最後一口氣,最知道她,卻並不全然明白她。母親身上有太多的謎是屬天的,有太多的傳奇是不屬於今天的。

 

具體來說,母親身上有幾個“多”。

 

 

01

管事多

 

記憶裡母親特多管事。那時候,但凡有兩口子為吃穿摔盆砸碗,解決之道就是“找三嬸子評評理去……”或者直接把她叫去,請她“滅火”。母親很神奇,三言兩語,或者人們一看到她,火氣就消一半。

 

人們打心眼裡服她。不是因為她多麼會說,也不是因為她兒女多,家業大,說不上為啥,就覺得她這人可靠,有事找她差不了。

 

不光大人,孩子有個感冒發燒,小病小災,也找她。那時候人們手裡缺錢,但家裡不缺孩子。她就弄些老燒酒,蘸了老姜,給孩子搓;或使個大茶杯刮這兒、刮那兒,當然還唱歌給孩子聽,還禱告,最後還都好了。

 

不過母親管的最多的事是“誰沒來聚會了,為啥沒來聚會了”。她常常把兒女親戚孝敬她的一點東西,再給出去。比方她會拿兩片桃酥,用紙包了;或者攥一個蘋果,縮在袖筒裡,去看哪個弟兄姐妹,關心為啥沒來聚會。

 

往往“三嬸子”到了那人的家,那人下星期必到神的家。當然,兩片桃酥,一個蘋果,不同於今天,在那年代絕對是重禮。

 

 

 

02

禱告多

 

更多的人來找母親,是要她為這事那事禱告,因為母親是個禱告的人。

 

我不知道她有什麼時候,或者有什麼事不禱告。她給人家勸架,去的時候邊走邊禱告,因為她常常是在心裡禱告,所以你不知道她什麼時候禱告,什麼時候不禱告,更可以說她一輩子就禱告一次,一次就禱告一輩子。

 

有時候禱告完了,母親馬上告訴人家答案,這事神說如何如何,說得對方一愣一愣,然後又點頭再點頭。許多時候,禱告完了,母親還和人家嘮上一課,於是,常有人找到她,不為禱告,就為見見“三嬸子”,聽她說說話。

 

當然,母親有時候也對人家說,“這事我還沒禱告通,你回去吧,咱一起禱告……”母親就領了任務,一天都為這事禱告,有時一天又一夜;更常常一天禁食,甚至兩天、三天。她常常說:“神不會不聽人禱告,不答應也會有回應。”

 

我問她,神怎樣回應你的禱告?她說,禱告了啥結果,你的心會知道,有時候神也直接叫我看見。

 

於是,許多不信耶穌的人也來找她,她來者不拒。她說:“雖然他還不是神的兒女,但神就是愛,叫咱為萬人代求,我就得替他‘走走後門’……”

 

許多經她走“後門”的人,後來漸漸走進了天國的窄門。

 

記憶很深的一件事是,村裡有一個叫馬*的人,當時才四十來歲,因病住院,後來醫院不留了,回家壽衣都已買下。他的父母年老,妻子年輕,孩子年小,一個家庭眼見要散,“為萬人代求”的母親,就跪在神前流淚禱告,然後跑去告訴人家:“沒事,這病不要緊……”

 

當時還惹得那家人很不高興,連醫院都不留了,你還說俺沒事,不是睜著眼說瞎話嗎?

 

母親後來對別人說,她禱告時,神讓她看見一個青蘿蔔,在土裡栽著,頂上爛了,但下半部還很好,邊上又鑽出了新葉子……

 

現在這人七十多歲了,身體還硬朗,兒孫一大幫。

 

別人問她,為啥神老是聽你禱告?她說:“因為我老是禱告啊。神很愛我們,我們得常常親近祂才對!”

 

 

 

03

奇事多

 

母親極其平凡,就像你我身邊的每一位老人一樣,所以發生在她身上的一些傳奇,越發得非凡,不可思議。

 

母親有了我們這一幫孩子後,中國早已是新中國,但卻進到一個非常的時期,母親因為信仰的緣故,常有些麻煩。

 

有次,一個工作小組為母親的事,來作特別調查處理。離著村還好幾裡路,突然有個半大孩子朝領頭的人招手:“你是王片長吧,是不是去X X村啊?”

 

“你是誰?我咋不認識你?”那半大孩子說:“我是X X的大兒子,我娘說你們今天要來,叫我來這接你們……”

 

原來母親夜裡得了啟示,誰要來,穿什麼衣服,都一清二楚。幾年後,那位姓王的片長,兒子得了一種怪病,偷偷找上母親,母親給孩子禱告,孩子好了。再後來,我們這裡的教會,就成了最早允許聚會的一家。

 

母親身上傳奇很多,但有些特別有趣。一次大嫂來問母親,你昨晚是不是去大明子家串門了?母親說是啊,大嫂臉一陰沉,你去串個門,給人家攪黃了局。

 

原來,母親是去找大明子的老娘閒聊天,但也許聊跑了題,跑到天上耶穌那兒去了。她不知道大明子正請了一個很厲害的人來家裡做法事,已經做了兩晚。

 

但這最後一晚上,那人作法,他的神仙師傅卻怎麼也請不下來,法師感覺哪裡不對,就問今天誰來了?結果三問兩問,母親來串門的事就問出來了。法師氣咻咻的卷包走人,大明子就拐彎抹角的興師問罪。

 

母親很後悔,說我如果知道他們正幹這一套的話,我就多待會,把法師直接嚇跑,一定叫他們知道耶穌才是真神。

 

 

 

04

多結果

 

母親就是這樣一根筋的人。在她的眼裡、心裡,甚至夢裡,都只有耶穌,只見耶穌。

 

你和她聊天,三句話不離本行,她會不知不覺地說起耶穌怎樣怎樣,那意思很明顯,“你們也快信吧!”

 

她每次去哥嫂家,一進大門口,嫂子就在屋裡說:“了不得,傳道的又來了……”

 

其實,母親一生無職、無分,沒人叫她是“傳道人”,但她的確是個傳道的人。甚至她不用說,人們從她身上就能看到,或者感到她所傳的道。因為她是個有“道”的人,一直活在她所傳的道中。

 

她一生傳了多少,有多少人因她所傳,得著這道,沒人知曉,包括她自己。

 

母親不光自己做傳道的人,她更幫助那些委身主前,遠道而來的傳道人。他們來到我家,餓了就吃,倒下就睡,風塵僕僕來,精神抖擻去。母親說,咱家就是神僕人的“加油站”,他們來就是耶穌來,耶穌特別抬舉咱一家人!

 

別看母親對外來傳道人特別大方,但其實,對我們哥幾個,卻是相當節儉。

 

她自己最習慣穿的衣服就是有補丁的那種。在我記憶裡,母親身上的衣服,有些補丁都洗得發白,但從來都乾乾淨淨,整整潔潔,甚至讓人感覺,補丁補在她衣服上,穿在她身上,都有種發亮的來頭。

 

母親種什麼收什麼,一生結果不止。神就從她結的果子中摘下一粒來饋報她,讓她受益不盡。

 

我的妻子就是母親百般勞苦所結的生命果子。她感謝神的恩典,也感謝婆婆帶她認識這位元真神,得著美好的救恩。

 

母親生命的最後四年是在床上度過的。兩個哥嫂因工作等原因,不便太多照顧母親,她的三兒媳也就是她福音的果子,在床前傾心陪侍,擦洗餵飯,報恩盡孝。

 

一次,妻子說:“你看看咱娘躺了這好幾年,不但身上沒長一點褥瘡,八十多的人了,皮膚還像抹了油似的,跟小孩子一樣光滑。我想起聖經上說,耶和華給信他的人鋪床,一點不假啊!”

 

我說:“神是借著你來給咱娘鋪床啊!”

 

轉眼間,母親已走了十多年,但她從未離開。她生前的禱告,依然在改變著我們,我也從一個渾渾噩噩有名無實的基督徒,成長為基督的門徒,進入了教會的侍奉。

 

而信仰中每每經歷軟弱掙扎,就想起平凡的母親那非凡的傳奇。母親引領我所認識的這位元神是真的,我要像母親那樣去真的信。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