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電子報 >> 福音快報
攻破堅固的營壘,使母女的心轉向神
2019年08月20日 11:58:18 作者:安然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01
第一次親歷死亡

幾年來構思寫作關於母親的小說,開篇之時總是呈現她離世時的情景:

“下午五點左右,看著母親的血壓緩慢地往下掉,從80逐漸下降到60、50,情況不好,我趕快去醫生辦公室叫值班大夫。那是一位相貌清秀和善的女大夫。她來病房看完母親的情況後,叫護士推來小車和儀器,還從樓上叫來了一位男大夫。同時讓我和守候在母親病床旁的父親出去,在樓道裏等候。我和父親順從的出了病房。我傻傻的認為,等一會兒大夫和護士把母親搶救過來,我就又可以守護在母親身旁了。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病房的門打開了。大夫們出來說:‘你們家屬來一下吧。’我急忙進去,看到母親沒有任何衣服遮蓋地躺在病床上。旁邊監視器的心跳已經是一條直線,護士正在撤掉母親身上的吊針和氧氣罩。母親的胳膊上拔了吊針後的針眼,還緩緩流出鮮血。我和父親懵了——母親是走了啊,相貌安詳如入睡般地走了。大夫讓我們進來,是和母親告別的。面對這樣的結果,我完全沒有任何思想準備。”

後來,我多少次回想當時的情形,也假設如果我知道母親已經癌症晚期,身體各器官衰竭,是搶救不回來的。那麼我和父親就守候在她身邊,握著她的手,讓她在至親的陪伴下靜靜地走,是不是這樣會更好些?母親的過世,是我第一次親身經歷至親的死亡。

唯一安慰我的,是母親在離世前蒙恩信主了,並且在她離世的前一天,接受了洗禮。我可以安心地說:母親,您已經是蒙神所愛的孩子了,您現在是回到天家與主同在了。將來有一天,我們母女可以在天上相見。



02
我與母親的隔閡

母親在她臨終前能蒙恩得救,這件事本身就是極大的恩典。

母親是很聰慧好學的女人。她一生要強,不服輸。她青年時隨父親去北京,以高中學歷進入單位工作,且在她自己的專業領域成為專家。退休後還被單位返聘去整理歷史資料,在七十多歲的年紀學會了電腦,兢兢業業地核對資料、排版、校對,和同事們一起出版了她所從事專業領域的第一套歷史資料。

也是因為她在工作上非常努力,給孩子留出的時間和精力就只能減少,我從小是在外婆家和全托的幼稚園裏長大的。上小學時我被寄養於外地的大伯家裏,兩年後回北京,還沒有與父母熟悉起來,卻又離家出京,下放到農村去勞動,北京的家中只剩下我,弟弟和保姆三人。

十歲的我,拿著母親留下的生活費,給家裏的保姆發工資,記錄每天日常花費的流水,在那個動盪的時代中過早地承擔起成人的責任。記得那時,白天去學校和同學們一起上少得可憐的課程,一起玩耍,我會暫時忘掉生活的難處。到了晚上,夜深人靜,弟弟和保姆都睡著了,我一個人躲在被子裏偷偷哭泣。我不明白為什麼父母要同時離開家,而我因為想念他們,是那麼孤獨、無助,又無處傾訴。

我的少年和青年,都是時而和弟弟一起寄養在外地大伯家裏,時而自己一個人在北京上學,孤單一直如影隨形。直到我二十歲已經在工廠工作了,全家人才終於在北京團聚。可是我已經不會也不想和父親,母親溝通了,我們的心和感情被時代分開了。

渴望被愛、渴求愛情,使我的感情和婚姻一路跌跌撞撞,磕磕絆絆,坎坷而艱辛。直到我回到神的懷抱中,聖靈把神的愛充沛地澆灌下來,浸透了我乾渴的身體和心靈,使我的靈魂蘇醒,重生的新生命日漸長大,強壯。

用這樣一個全新的生命,四十多歲的我,開始學習與自己的家人溝通。主耶穌基督怎樣愛我,願我怎樣愛父母,一切重新開始。



母親少年時,在西安因貧困,初中高中就讀於教會學校。神,主,耶穌基督,敬拜,讚美……這些教會的信仰內容對她並不陌生。但是從小到大她的心是堅硬的,一直沒有信。因此當2009年我們全家回到家鄉,母親為我們的生存和生活操碎了心。

每次我回到家裏,她和父親就會非常嚴肅地和我“談話”,主題只有一個,母親的意思是,你不要去教會服侍了,家裏可以供養你,然後會承諾每月給多少錢。父親的主題也只有一個:你們要自力更生,不要靠家裏養活。我每次可以答應父親,卻無法順服母親。

每每談到最後,母親就說,你們的讚美詩我也會唱,說起當年她就讀的教會學校被接管,1949年宣教士離開時曾想帶她一起走。她問我現在教會的牧師叫什麼名字,是不是她曾認識的那些人。我明白她的心思,她心裏的小九九是如果有認識的宣教士,好像世界上靠熟人介紹工作一樣,她的目的就是讓女兒在教會裏謀一份工作,有一個飯碗,卻與信仰無關。

母親是一個有真性情的女人,感情濃烈,不加掩飾,有時幾乎讓人無法接受。

她愛起來就愛的情真意切。我剛從國外回來時每次回家她都會給我塞錢,那一遝子錢是一千元人民幣。我不接受她會非常生氣,而我的底線就是每月最多只接受一次。

當時因為長期服用安眠藥,母親的腦子已經受損,記憶減退。所以只要過一會兒,她就會忘記已經給過我錢了,她會再拿同樣數目的錢重新給我,而我不要,她就隨手塞在枕頭底下,被子中間。這樣晚上老兩口睡覺時,父親發現到處是錢,家裏的錢又是父親記賬,於是在父親的帳本上就記下了我又花了家裏多少錢。不回家不行,回家又不行,回家於我成為難事。

母親恨起來會咬牙切齒,不管不顧。她生氣於我不聽她的話,並且執著於信仰。在她發現身患直腸癌之後,身體上的病痛,更加劇了性情的乖張。她不舒服了會叫我回家,常常是主日教會敬拜結束了,我仍沉浸在敬拜神服侍神的喜悅和感動中,家裏電話一來,我就必須馬上回家,而等待我的,通常是不講道理的指責甚至謾罵。

多少次這樣的時候我是哭著離開這個家的,每逢這時心裏苦毒抱怨就冒出來了,神為什麼讓我有這樣的母親?為什麼我要做這樣費力又不討好的事情?

此時,我從小到大和父母的一切傷害被重新撕開,其後在主裏要有多少的禱告和祈求,求主用他的真道來安慰和歸正我的心,才能有勇氣再次去伺候母親,再次回到這個家。



03
母親信主了

母親能信主?在我看來難度太大了,簡直是天方夜譚。但是主耶穌基督曾經說過:“在人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太19:26)神若是親自動工,就無人能攔阻。

母親信主的神跡就這樣發生了。

母親患癌動手術之後兩年多復發,全身多處轉移,那時她已是八十多歲的高齡了。化療作了一個療程,身體反應極其強烈,無法承受,她不願再繼續治療,轉為接受中醫的姑息治療。我眼看著母親一天天瘦削衰弱,直至臥床不起。那時我才發現自己是深愛著母親的,她的無理取鬧令我難過。

2014年春節後母親出現高燒,病情急轉而下,我暗下決心,一定儘快把福音傳給她。我一邊為她切切禱告,求聖靈在母親心裏動工,一邊請信主多年的徐阿姨和我一起去醫院,向母親講明主耶穌基督的救恩。

真到徐阿姨來醫院看望母親的那天,聖靈卻責備感動我,為了這麼多年來的我的不感恩和苦毒怨恨先向母親道歉,承認自己的罪,我剛一開口就哭了,邊哭邊說,母親也流淚了,我請求母親原諒自己過去的任性和逃避。

我也懇切請求她:“媽媽信主吧,”她回答我:“我信。”母親隨著我做了決志禱告。我說一句她跟著說一句。然後母女兩個哭著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我們從來沒有這樣的親密無間。

哦,我的主,我的神,那個時刻永遠留在我的生命裏,溫暖無比,珍貴至極。因為這是主在十字架上成就的挽回祭,是主的生命和鮮血換回的和睦,是上帝大能而奇妙的工作,使多年來在我和母親之間矗立的高牆霎時轟然倒塌。讓我們冰冷的石心被換上新鮮活潑的肉心,能感知和回應神的恩典和愛。



04
在神凡事都能

如今母親蒙恩這件事,成為神在我生命中信心進深和前行的推力。

母親的信主,讓我更深認識主耶穌基督福音的大能。活水流經之處,靈魂復蘇,萬象更新。我當感恩於那些當年背井離鄉,奉獻生命在中國的西方宣教士們,是他們將福音的種子播下,種在母親的心田裏,直到她臨終前,終於結出相信和悔改的果子。我們後來者更應該效法他們,將白白得到的福音和恩典傳揚出去。

母親的信主,神使我的信心更加堅固。因為我所信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神,在人看來走不通的死路和打不開的死結,在主面前都不成問題,他的權能和智慧是有限的我無法測度的,我所能做的,就是將一切以禱告交托給他,並且全心相信和依靠,等候他的作為。

母親的信主,讓我更明白生命的寶貴。母親得救是主的恩典,然而多麼可惜,她在世上沒有更多地體會主恩滋味的甜蜜。所以,主保守我的生命在世上活一天,就要用他賜下的生命更多親近神,更深愛神;每一次的讀經禱告都是在朝聖的天路上離神更近的一步,都更加渴慕他;每一天神在我身上做著修剪和更新的工作,按他的旨意塑造我,使我更加順服和聖潔。

哈利路亞,“但願頌贊,尊貴,榮耀,權勢都歸給坐寶座的羔羊,直到永永遠遠!”(啟5:13)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