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電子報 >> 福音快報
堅韌且堅持的比利時信條,是那個時代最好的安慰
2019年08月06日 05:10:23 作者:國際日報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荷蘭改革宗教會信條,又稱比利時信條。此信條與《海德堡要理問答》和《多特信經》(Canons of Dort)一同被認為全荷蘭改革宗教會信仰基礎,迄今仍約束北美改革宗教會信徒。

 

一方面,當時的教會以真道來抵抗逼迫與迫害;而另一方面,教會同樣表現出了一種對正當合理性權力統治下的順服。抵抗與順服,在比利時信條裡,不再衝突,做到了和諧一致。

 

 

01

誕生於逼迫中的比利時信條

 

早在1517年,馬丁·路德開啟了歷史上著名的宗教改革運動。這場運動至開始以來,就註定是不平靜的。

 

當時反對宗教改革的查理五世(Charles V),是個狂熱的天主教教徒,便懊惱沒有在1521年的沃爾姆斯議會上殺死路德。路德一生也曾遭受各種逼迫。

 

 

 

隨後,查理五世就是在荷蘭這片土地上,開始鎮壓異端。比利時享有最早期宗教改革的殉道烈士:亨利·沃伊斯(Henry Voes)和約翰·伊索(John Esch)。(當時的“比利時”是指整個尼德蘭(荷蘭)地區的低地地帶,包括北方和南方,位於現今的荷蘭和比利時兩個國家之內。)

 

當路德開始宗教改革之後,荷蘭地區便出現了路德派、慈運理派,還有重洗派。直到1550年,加爾文的思想傳入荷蘭後,便得到廣大的支援。

 

但是自宗教改革開始的16世紀,荷蘭各地的改革宗教會,不斷受到西班牙天主教皇帝的鎮壓。先是查理五世,後世在其繼任西班牙國王腓力二世(Philip II of Spain)的統治時期,殘酷的逼迫達到頂峰。

 

 

腓力二世(Philip II of Spain)

 

腓力二世,任命了將領和劊子手來作為的總督,專門鎮壓那些反抗的人民。不僅如此,腓力二世更是大力支持宗教裁判所,使得宗教審判和迫害異端在其統治時期達到頂峰。

 

在當時,荷蘭改革宗教會的殉道烈士超過了十六世紀任何的其他新教教派。

 

比利時信條的作者古伊多·德·布利(Guido de Brès,1522-1567),在一個天主教家庭長大,之後轉為新教徒,曾在加爾文(John Calvin)下學習。

 

德·布利為受逼迫的教會進行辯護,之後在1561年的時候,與多名同伴共同完成了比利時信條。

 

 

古伊多·德·布利(Guido de Brès,1522-1567)

 

德·布利所撰寫的比利時信條,其目的之一就是為了讓西班牙國王以及羅馬天主教表明,他們並非極端的重新派,希望羅馬天主教能夠按照聖經來進行宗教改革。

 

在1562年,便有人情願,將信條遞給腓力二世,並聲稱,願意在一切合法之事上服從西班牙國王。

 

但事實上,這封信條對腓力二世來說,幾乎起不到任何作用。新教徒仍然在西班牙當局的迫害之中,沒有得到絲毫的寬容。連德·布利本人也在五年之後,用鮮血加入到殉道士的行列當中。

 

雖然,信條本身似乎對當時的情況沒有帶去一些改善,但是信條卻漸漸成為當時荷蘭各個教會的信條,還被翻譯成荷蘭文、德文和拉丁文。

 

信條成為了當時荷蘭各個教會的信仰規範,更是在當時,除了聖經和《海德堡要理問答》之外的最重要的文本。

 

 

 

02

比利時信條帶來的精神和價值

 

比利時信條,就是誕生在一個遭受著巨大逼迫的環境當中,為當時受著殘酷逼迫的教會帶去安慰與信仰上的激勵。

 

改革宗信徒們,不懼怕當時的逼迫,更是敢於為了持守真道,加入到殉道士的行列當中。他們並不會因著環境的遭害,而去埋怨上帝或是憎恨那些逼迫他們的人。

 

因為他們相信,這一切,仍然在上帝的掌管當中。上帝並未丟棄他們,祂一直看顧他們。

 

他們相信在上帝創造萬物之後,並未丟棄它們,而是按照祂聖善的旨意掌管它們(13條)。或許在當時,歷史的環境不容樂觀,荷蘭改革宗遭受著來自當局以及天主教的雙重逼迫,但他們去始終相信,上帝仍然掌管著這一切。

 

不僅如此,上帝更是以美妙且公義地,以祂良善的大能來實施祂的工作(13條)。這給當時的新教信徒帶去莫大的安慰。這樣的安慰,讓他們得以在患難中,更有信心和毅力,去持守真道,且不懼怕死亡。

 

 

 

一方面,教會仍然會以真道來抵抗逼迫與迫害;而另一方面,教會表現出了一種對正當合理性權力統治下的順服。

 

在信條第36條中提到,“當向官吏尊重,在不違反聖經的事上要服從他們”。抵抗與順服,在比利時信條裡,不再衝突,而能做到和諧一致。

 

他們不是在反對當局以及天主教,而是反抗那種違背聖經原則的審判與逼迫;他們願意在當局中合理合法使用權力的情況下,選擇順服。但另一方面,若是因為信仰的緣故,則定會選擇持守。

 

比利時信條不僅給改革宗教會帶去安慰和莫大的勇氣,更是以一種智慧去坦然面對那不正義的迫害。

 

這或許是新教從誕生初就有的特點,這是一種對非真理非正義迫害的勇敢抗拒,這是一種對真理和正義的勇敢持守。

 

比利時信條,或許不應僅僅是荷蘭改革宗、北美改革宗教會的信條,更應是那些為了真理而勇於持守信仰的教會的信條。

 

 

 

03

比利時信條的獨特之處

 

這份信條是出自歐洲南部的“低地國家”(Lowlands)或稱為“荷蘭地區”(即今天的比利時)的法語區改革宗教會,所以通常被稱為“比利時信條”。比利時信條最早也是由法語寫成。

 

比利時信條在撰寫時,就考慮到諸多因素。其中,既要特意避免一些對羅馬天主教的挑釁,又要仍然持守新教的立場。

 

因而,信條在根據《法蘭西信條》的基礎上,有所刪減,但是也有所擴充,包括論三位一體,道成肉身,教會和聖禮方面的教義。

 

信條約分三部分:關於三一上帝的論述,(1至9條),基督創造與救贖的論述(10至23條),以及關於聖成聖、教會方面的論述(24至37條)。德·布利非常廣泛地引用聖經,並用第一人稱的複數形式“我們”來進行信仰上的承認。

 

在當時,天主教往往把改革宗教會認為是較為極端的重洗派,因而為了使教會與當時的重洗派有所區分,德·布利特別強調耶穌基督道成肉身,完全的人性,反對“重洗派否認耶穌取了肉身”的異端說法(18條)。信條更是闡述了“真教會與假教會”的區別(29條),以此來與一些異端區分開來。

 

 

由Francisco De Goya

所描繪的"宗教裁判所的場景"

 

對天主教當局而言,其異端裁判所便是要想盡方法,以異端之名鎮壓新教徒。德·布利盡可能地找出共同的神學基礎,例如三位一體(1、8、9條),道成肉身(10、18、19條)。

 

並且用“大而公之教會(27條)”的概念,試圖闡述一個不分教派、種族、群體、地緣等等為區分的大公教會,這是一群耶穌基督真正信徒與組成的聖會。各人是因著信仰、基督的緣故而聯合一起。

 

雖然,信條在某一程度上是為了緩解自身所在的困境,但同時,信條也特別強調改革宗的特點。包括承認聖經正典的權威,並且認為,次經或偽經若是與正典相合,便可以閱讀;若是不相合,它們既不足以印證基督信仰,更不能減損聖經的權威(3-7條)。

 

此外,還論述到基督的救贖與代求(21-23,26條),以及善行的性質(24條),並兩項關於新教的聖禮,洗禮與聖餐(34-35條)。當然,還包括其他關於改革宗信仰的本質。

 

 

 

但是,天主教當局與西班牙國王一樣,都無暇顧及此信條的內容,但這仍然不妨礙,在當時的蘇格蘭東南部、以及荷蘭地區的改革宗教會,均採用此信條為他們自己的信仰承認。

 

因而,有神學家認為,就整體而言,除了威敏斯特信仰告白之外,比利時信條是對加爾文主義教義最好的標誌性陳述。它為初期的改革宗教會立下了信仰標準。

 

所以,比利時信條的時效性,不僅僅是在當下的年代,而是在每一個受逼迫的年代。它作為信仰標準,並且安慰每一個受逼迫的靈魂。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