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電子報 >> 福音快報
教會不是聖人的天堂,而是罪人的醫院
2018年10月24日 02:08:48 作者: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有人說教會就是一個社會的縮影,充滿了各種世俗的勾心鬥角。而我覺得教會就是一個大醫院,裡面住滿了不同病的病友:自私病,懶惰病,嫉妒病,苦毒病,應有盡有。

有時病友和病友會互相幫助,一起治療。然而矛盾一旦發生,牧者的關懷與輔導就十分重要,因為稍不留心就不知道哪個病友會因此而離開,跑到外面“殃及”他人;而牧者要為其處理“後事”(傷害後果)。

有時關懷與輔導的結果不盡人意甚至失敗,在我看來有兩個最大的原因:一是傳道人也是人,他們不是神,而會眾對牧者有過高的期望;二是正因為他們也是人,所以他們也軟弱,甚至連自己的問題都無法處理,自己的傷口也纏著新鮮、透血的紗布。

1.歸屬感使羊群合一

我信主多年,弟兄姐妹因著與肢體不和睦,對牧者有意見,矛盾無法化解而離開本會的實在是屢見不鮮。我也曾經差一點就離開了。

如今想起來覺得好笑,當時想離開教會的原因,是我去教會已快五年了,而我的牧者依然每次主日見到我,都帶著一副很驚訝又新奇的表情對我說:“呀,你來了?!”

殊不知除非家人一同出遊或回國探親,我幾乎從不缺席主日崇拜。而在那一所不太大的教會,我的牧者不僅沒有留意我、記住我,更別說顧念到我的需要和看到我積極參與的服事了。

我不曉得是他見到我歡喜快樂,還是故意找些話題跟我說些適得其反的話?總之,我總感覺自己像一隻偶爾進了其他牧羊人的羊圈,過來玩玩的羊,而這個牧羊人對我說,“謝謝你來玩,現在你該回家了。”

在那段日子中,沒有歸屬感我讓心裡感到沮喪——一個不關心自己羊的牧者,無法激發出合一的心志,再令我很難委身下去。

感謝神,因著弟兄姐妹的互相扶持,那時雖然跟我有同樣遭遇的人都心裡不舒服,但沒有人真的離開了。

不久,我突然發現有位長者有幾周沒來教會了,便去打聽,原來他已離開了本會。原因是這位長輩做了手術後回來聚會,牧者竟然完全不知道這回事,還說了一些自以為幽默卻讓人很是受傷的玩笑。沒有被關心和安慰也就罷了,他更在牧者的玩笑中看不到憐憫。

箴言 25:11說: “一句話說得合宜,就如金蘋果在銀網子裡。”顯然我們要為親愛的牧者多多禱告智慧的言語了。雖說牧者身兼數職,無法事事親力親為,但讓羊無法有歸屬感的牧者,讓羊感到不被關心,不被需要,教會怎麼能合一的事奉呢?

那位長者在病期間其實是有小組組員去探訪他的;可他心涼的是,牧者不適當的言語背後冷漠的心。

2.讓人跌倒的輔導

傳道人不都是專業輔導出身。他們可能很有傳講真理的恩賜,卻在人際交往的矛盾衝突中不見得知道如何是好,而可能因此做出錯誤的判斷和不公正的說辭。

• 失戀者的求助

因為跨教會的活動,我認識一個90後小姐妹,熱心愛主愛人。她潔身自愛,為自己的婚姻禱告、等候好多年。後來經人介紹認識了一個弟兄,兩人慢慢熟悉,並在牧者的祝福中進入戀愛關係,且因此轉去弟兄的教會一起聚會、服事。

這本是好事,小姐妹也以為神終於成就了她多年的禱告。

可是好景不長,由於交往後發現雙方在三觀上嚴重的歧異,兩人最終選擇分手;就在姐妹還疑惑于上帝的帶領到底是什麼時,那位弟兄已轉頭與女方的閨蜜之一交往了。

小姐妹因此傷心不已:多年的禱告再一次回到原點,加上之後的傷害,差點患上憂鬱症。

她不知道要去哪聚會?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和處理失戀的打擊?由於當初母會的人都以為她要結婚了,她是帶著祝福離開了自己的教會,如今分手的打擊不但讓她感到丟臉,而且不知道怎麼調整心情合適地解釋分手的原因,這使她不想回母會聚會。

因此,她帶著恐懼的心找到教會牧者(因交友而轉去的男方教會),希望得到些安慰、鼓勵和陪伴,且揮之不去的長期憂鬱情緒,能通過禱告來靠神得醫治,不至於益驅嚴重,到要看醫生、吃藥等地步。

• 雪上加霜的效果

可是沒想到,牧者的回應卻是論斷,與之後憤怒的指責和批評。

這位牧者偏激地認為,小姐妹來找她的目的,是在男方已經有了新女友的情況下,後悔分手,因此她在沒聽仔細傾聽的情況下,即開口指責小姐妹的一系列罪狀,讓小姐妹感到百口莫辯。

更甚,對於小姐妹問及以後該如何在教會中面對前任男友和他的新交女友時,牧者則口氣粗暴地要她離開去別的教會;如果她實在面對不了,就乾脆搬到別的城市去!

“輔導”之後更深的孤單沮喪,令小姐妹在回家的路上,覺得生活全是黑暗——不但自己多年的禱告落空,而且她對自己感到失望、對感情感到失望,更不理解教會的傳道人竟然這樣傷害她。自殺的念頭悄然升起……感謝主保守她平安,她最終沒有做傻事!

年輕人交友不順,分手後傷心難過本是難免的,哪曉得牧者的輔導不是雪中送碳,反而是雪上加霜。對小姐妹而言,牧者對分手弟兄的偏心未免太過明顯了……

• 越描越黑的道歉

不過,到底是蒙神呼召的全職傳道人,沒過幾天,小姐妹就接到那位元牧者的電話,不僅問候,也表達歉意。

在客氣的回復後,小姐妹雖然在理智上知道,牧者也許不是故意要傷害她的,何況我們在本質上都是罪人……

但在情感上, 她已經被失戀的打擊和牧者出於論斷的指責,傷得體無完膚,暫時喪失了對教會的信任。

雖然因為良好的信仰根基,她不久就靠著神逐漸平復了情緒,眼裡再度有著神同在的盼望,可是真要面對饒恕、重建關係,卻是談何容易!

之後,小姐妹陸陸續續收到這位元牧者的資訊,其內容是不外表達歉意、囑咐按時吃飯、要照顧好自己等,並表示會為其禱告,如果再有抑鬱的念頭,要給她打電話,云云。

直到有一天,已經重振自己的小姐妹告訴我,她把這位牧者拉黑了。原來這位元牧者曾發了長篇的資訊給她,信中又反復提及她和前男友的往事,以此請求小姐妹的饒恕。

不料,小姐妹因此感到剛剛稍微癒合的傷口,再一次被撕開,往事一幕幕如電影般在腦海閃過,以致淚水停不下來,情緒失控,哭泣不歇。

最終,她覺得牧者的“關心”已經變成了一種無奈也無法承受的騷擾!

3.自軟弱中吸取教訓成長

這個讓人遺憾的故事提出一個疑問:牧者在輔導的時候,是否真能站在一個公平公正的角度上,以保持中立態度看待問題?

小姐妹的感受是,牧者偏袒男方!在沒有完全傾聽和瞭解事實的前提下,牧者以為自己瞭解全部,並將過去輔導他人的經驗,直接套用在小姐妹的事件上,因此小姐妹認為作為教會的新來者,牧者對自己的乾兒子——前男友的瞭解與關愛都明顯較多,並在判斷上為人情所綁架!

小姐妹說她感到在教會受的傷,已經遠超出戀愛失敗的痛。

一般而言,信徒在走投無路時,找牧者尋求幫助是有智慧的,但是這次小姐妹的期待過高,完全相信傳道人一定會是公平的,是對事不對人的,就算一方是乾兒子也不會影響其判斷!

其實傳道人說話是有權柄的,必須謹慎使用。面對適婚年齡的年輕人,教會該輔導和幫助他們樹立正確的交友、婚姻觀,以及分手後的處理,貿然勸其換教會是不能夠解決問題的。如有情侶因著分手而離開教會,甚至離開神,更是嚴重。

 

牧者和教會領袖要謙卑,保有自我省察的能力。牧者做出錯誤的判斷是人之常情,但事後的發現與處理就顯得尤為重要。

不曾給予雙方足夠的時間冷靜、思考、療傷、饒恕,僅僅是一廂情願地盲目道歉和過於殷勤地急急彌補,都使得關係變得更加糟糕。有時候傷人者的內疚感,反而會阻礙了受害人的康復。

在這個例子中的牧者,自己似乎還有些傷口是未被醫治的,以至於在聽小姐妹訴說的時候暴跳如雷,情緒憤怒失控。

針對的靈修和禱告,或是尋求專業性的諮詢也許會帶來更深層次的自我認識和醫治;而更多的經驗教訓可以預備日後更有效的服事。

4.永生神帶來盼望的醫治

牧者是有限的,他們無法滿足所有肢體的需要;弟兄姐妹不應該把牧者偶像化。

盧雲(Henri Nouwen)曾說:

“牧職是一項非常具有挑戰性的服侍,它必須不斷提醒眾人:他們是殘缺的,是有限的,同時也告訴他們,一旦認清這處境,拯救也隨之而來。我們一同承擔自身的殘缺,也一同持守永生的盼望。這樣,合一的群體就誕生了。這共同的盼望使我們打破人類之間各種各樣的間隔,走向那一位之高的上帝。”【注】

 我們必須承認我們是有病的人,所以我們去教會是因為需要神這位元大醫生的醫治;牧者不是那位終極的拯救者。

在人群中,我們無法尋找真正的公平和良善,唯有在基督裡是好的。

祂讓我們看見彼此的軟弱——包括牧者的軟弱,並教導我們“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相互寬容,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弗》4: 2-3)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