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社論評論 >> 易言堂
球如人生----漫談足球的魅力
2018年06月20日 04:12:09 作者:千高原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又到了世界盃狂歡季。四年一度的世界盃正在俄羅斯大地上如火如荼地展開。作為穩坐頭把交椅的“世界第一運動”,足球擁有全球數量最多的愛好者,世界盃逐成為全球最受矚目的體育賽事,大約有34億人觀賞這場四年一次,為期一個月的足球盛宴。因此可以把世界盃看作是世界性的跨越性別,年齡和種族的全球大聯歡。不僅有綠茵場上男人們的揮汗角逐,更有看臺上女球迷的爭芳鬥豔。當然,世界盃期間也是離婚率高發期。據英國一調查公司的資料:每逢世界盃,英國的離婚率就上升20%至30%。 因此世界盃又被稱為“寡婦月”,一向是“公糧殺手”。

那麼,足球哪裡來的這麼大的魅力呢?它為何能讓讓眾多球迷即使被虐千百遍也依然愛它如初戀?

當然,道貌岸然的馬列老先生會深刻地指出資本之手在背後的操縱,所謂足球盛宴其實是資本主義的狂歡,因為足球已徹底淪為體育消費行業的一部份。這話應該也是不差的。但世界不是平的,一因一果的事往往不是經常發生的。資本家固然厲害,但也還沒厲害到能夠運動全球數十億男女老幼腎上腺素爆棚,讓大家心甘情願地興高采烈地投身這樣一場舉世狂歡。一定還有別的什麼不為人知的東西支撐著足球的魅力。

作為世界上唯一一個將力量、技術、體力、技巧、配合結合得完美無缺的運動,有人陶醉於它那賞心悅目的戰術,有人欣賞它所體現的勵志逆襲精神,昨日一文不名沒房沒車的窮屌絲,今日竟可逆襲成萬人追捧的身價上億的足球巨星。也有人欣賞足球的參與感,團隊合作精神以及它給人帶來的歸屬感。

這些都不無道理,但站在當今最時尚的後現代哲學的視閾看,足球最大的魅力在於它扣人心懸的過程和它的無所不在的不確定性。

儘管背後有各式各樣不可告人的黑幕,但綠茵場上奇跡可能在每一刻發生。

一場精彩的賽事註定是一場鬥智鬥勇的對決;既有排山倒海般的淩厲攻勢,也有短兵相接的貼身肉博,兇險無比,觀之血脈噴張。但鹿死誰手卻殊難預料。雖然時間只有90分鐘,但這一過程中,往往跌宕起伏,風雲變幻,結局往往在最後一刻徹底被改寫。這次首次打入世界盃,1比1戰平奪冠熱門阿根廷的 “雜牌軍”冰島隊作為黑馬橫空出世就是一例。無論你是多權威的專家,多牛的預言家,世界盃總能讓你大跌眼鏡,威信掃地。

這是一種充滿不確定性的運動。它不僅令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眼睛一亮,也幫助沉湎在簡單幸福中的小確幸們觸摸到生活的本質。正如有作家所言:”沒有什麼事情能與這種美麗運動中能力與機會結合的難以置信的多樣性和不可預測性相比——除了生活本身。”

在法國後現代哲學大師福柯看來,真正的著作,真正的愛情關係,也就是真 正的生活, 這場遊戲之所以值得我們花時間去參與, 就是因為我們並不瞭解其結局會怎樣。如果說現代思想家給我們描畫的是一個“確定的世界”的話,那麼後現代哲學家則用一個未知的、不確定的、複雜的、多元的世界概 念取代了傳統的確定的世界概念。在此基礎上提出了“確定是相對的,不確定是絕對的新理念”。(王治河:《後現代哲學思潮研究》,北京大學出版社,2006年,第3頁)。

這的確是個具有顛覆性的新觀念。不過後現代思想家同時也指出,對於人類來說,孤零零地面 對未知的、變化莫測的不確定的世界並不是一件值得悲觀的事。因為未知的世界固然充滿挑戰,但因而也就充滿機會。

球如人生,足球就是這樣一種既充滿不確定性又充滿機會的運動,這正是她的永久魅力之所在。無論是親身下場參與這一運動還是觀看這一運動,所欣賞的就是這一不確定的過程。這往往也是導致外行人感到困惑的原因:明明第二天白天就有全程重播,為什麼要忍受妻子的白眼,苦哈哈地熬夜觀看實況轉播?

對於建設性後現代思想家來說,活著就是去進取,就是去拼搏,就是去創造。敢拼才能贏。因此不論是全攻全守型打法,還是南美藝術型踢法,離開“積極進取,勇於突破”的精神,神馬都是浮雲。儘管在這激烈而又短暫的比賽過程中,有痛苦,更有失望,但在終場的哨聲沒有吹響前,無人肯言敗;

這樣我們也就更好地理解了線民們對中國隊的調侃戲謔:“巴西已經不是四年前的巴西! 德國也不是昔日的德國! 真正的足球強隊應該是非常穩定的! 放眼國際足壇,能做到這一點的 只有中國隊! 今天的中國隊還是當年的中國隊! 縱觀世界,沒有一支球隊, 能像中國隊如此穩定!”

救治中國隊的沉屙,令積弱已久的中國隊雄起的辦法有千千萬,但你得先拋棄那套不思進取的關於“確定”和“穩定”的陳腐哲學再說。用習總告誡國企的話說就是,抱殘守缺是不行的。沉舟側畔,千帆已過,世界已進到後現代,你還在等什麼?如果不換觀念,那就只能換人了。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