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國際要聞 >> 中東要聞
新聞分析:美遷駐以使館 中東亂局亂上加亂
2018年05月14日 11:29:07 作者: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新華社記者柳絲
  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的新館定於當地時間5月14日在耶路撒冷開張。國際社會普遍擔憂美國此舉會為中東亂局增添新的不穩定因素。
  可以說,遷館行為反映出美國特朗普政府對中東戰略的調整,以及以色列如今對美國中東政策影響力的增大。
  首先,這是特朗普政府對中東核心問題的新定位,將對中東地區局勢產生長期影響。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刁大明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說,遷館行為反映特朗普政府對中東問題定位的變化。
  實際上,美國國會早在1995年即通過“耶路撒冷使館法案”,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只是從克林頓、小布什到奧巴馬歷屆政府,都相繼推遲遷館期限。刁大明說,前幾屆政府考量背後的一個重要定位是,認為以巴矛盾或者以色列和整個阿拉伯世界的矛盾是中東地區的核心矛盾。特朗普政府顯然放棄了這一定位,轉而將極端勢力和近年來地區影響力增大的伊朗作為目前中東地區面臨的主要威脅。
  去年末發佈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比較明確地列出了特朗普政府中東政策的幾大目標:一是強化盟友和夥伴關係,尤其強調了要同以色列應對共同威脅;二是將伊朗列為中東頭號威脅,認為伊朗爭奪地區霸權威脅中東安全和穩定;三是反恐。
  刁大明說,美國認為,為了應對伊朗這個威脅,以色列和沙特等遜尼派主導的美國盟友國家完全可以合作,而執行“耶路撒冷使館法案”不僅是對美國主導的盟友團隊合作度的測試,還增加了美國回調中東政策、強化自己主導地位的空間和可能性。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問題學者孫成昊也對新華社記者說,特朗普政府把遷館付諸行動,意味着美國改變長期在巴以和談中較為中立的“斡旋人”形象,將對中東地區產生長期影響。而且遷館行動一旦完成,則很難“逆轉”,對今後解決巴以問題沒有任何好處。
  第二,遷館受到美國國內親以勢力上升以及同以色列相互需要的雙重因素左右。
  奧巴馬時期,美國將注意力重點放在亞太戰略上,而對於中東,推翻小布什政府的“單邊主義”外交政策,推行“巧實力”外交,以“療傷”“接觸”“合作”為主,試圖拉美國離開中東泥潭。然而,奧巴馬政府對巴以問題的不上心、對敘利亞問題的猶豫和遲疑,尤其是與伊朗接觸並簽訂伊核協議等舉動,都讓美國和以色列的關係在其任內降到低點,美國國內共和黨人,尤其是親以勢力對此多有詬病。
  特朗普上任後,在中東問題,尤其是對以色列關係上與奧巴馬形成鮮明反轉。除了因為特朗普“逢奧必反”的做派,以色列和美國國內親以勢力發揮了關鍵作用。
  刁大明指出,一方面,美國共和黨傳統基本盤之一的基督教福音派持有很明顯的親以立場,隨着這一派勢力日益在黨內得勢,“共和黨逐漸變成了一個親以色列利益的黨”;另一方面,特朗普的做法也可以算是對奧巴馬時期美以關係遇冷的一種“補償性回調”。
  此外,刁大明還說,對特朗普政府而言,要打壓伊朗,以色列顯然是最為關鍵的馬前卒;同時,對以色列來說,特朗普執政則為以色列實現其中東目標創造了一個歷史時機。
  由此,與其說是美國堅定力挺盟友以色列,不如說是二者在各自國內訴求和中東目標上各取所需。
  第三,這是特朗普政府現實主義外交做派的又一印證。
  孫成昊認為,特朗普政府在“美國優先”下實行“有原則的現實主義”政策。這就意味着,一切以現實為準繩,以美國自身利益為最高追求,而在政策上不再考慮太多其他各方利益。
  孫成昊說,遷館是特朗普兌現的又一個競選承諾。作為即將迎來中期選舉的特朗普,兌現競選承諾,向支持者證明自己言出必行,為的是給自己在政治上加分。
  一些美國媒體認為,特朗普政府退出伊核協議,加上遷館,可能會在中東地區引發新的風暴,導致地區敵對升級,政治緊張局勢加劇。(完)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