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電子報 >> 福音快報
為開拓植堂而奮戰
2018年03月03日 05:18:24 作者:國際日報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1964年,我從台南神學院畢業,被分發到屏東開拓教會。當時正逢台灣長老教會推動倍加運動,期望在十年內(1954-1965年)增加233間教會,作為1965年慶祝來台設教一百週年時,獻給上帝的成果。可以說,我從28歲起,就加入開拓、植堂的行列了。

從個位數開始

我在屏東海豐的一間學校附近租了房子,學生下課後,就在教會裡講故事給他們聽,平常探訪一些基督徒家庭。幾個月過去,十二月時,地方上有客家廟會,抬轎的人經過教會時,看熱鬧的鄉民怒罵教會,動手砸壞招牌,當時正好是教會禱告會,我要會友趕快回家,自己則跪在地上不住禱告。因為村民的反對,以致房東要我們搬家。我在上帝面前尋求後,決定買地蓋教堂。

經探聽,知道有個地方要便宜出售,我們決定購買,但我只是個年輕傳道,教會也沒有錢,只能放在禱告裡。那時,知道淡水有位美籍花博士可以協助,我特地北上拜訪,見了博士後,卻被告知已沒有補助的名額了。我雖然鎩羽而歸,但神奇妙的安排,不久美國來了奉獻,教會得到了一千美金的補助(台幣四萬元),我再向外募捐八萬台幣,有了經費,就開始建堂。建堂期間,鄉民說這是在蓋火葬場,工人們感到非常恐懼,但我鼓勵他們不要害怕,也為此禱告。當年鄉下的教堂都比較簡陋,但我們決定用好的建材,透過不同教會會友的捐款資助,終於蓋了一間堅固的禮拜堂。禮拜堂建好後,師母周淑惠(那時還不是牧師)也由美國學成回來,在教會附設幼稚園,招收兒童入學,漸漸地在地方上有了名聲,鄉民對教會也產生了好感。我在那裡牧會四年,聚會人數從個位數增長到80多人。

19689月,我受聘為高雄新興長老教會的助理牧師。每週一我都去探訪上個主日來教會的新朋友。就在探訪新人時,發現了一些新社區,於是利用週六,逐街尋找基督徒。不久發現一個新社區有67個基督徒家庭,徵求他們的同意之後,就開始聚會。用這樣的方法,兩年之內,我們共開拓了羅雅、重生、建工、新生、新民、中正等六間教會。

植堂拓展神的國度

「植堂」簡單的意思是:一間教會從少數會友增長到能自立、自養、自傳的階段,並向外再栽植另一間教會;也可以是,教會將一部分的信徒差遣出去,到另一地區栽植另一間教會,繼續傳揚耶穌基督的福音。

「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十八18-20)植堂是耶穌的命令。祂吩咐我們,去傳福音,訓練信徒成為門徒,再出去傳。當弟兄姐妹被神的愛激勵,有大使命的催迫,搶救靈魂的負擔,就會積極地去傳福音,並在世界各地建立教會。就如使徒行傳一章8節所說:「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耶穌託付歷世歷代的門徒,靠著聖靈,用言語和生活見證,把基督介紹給同文化、近文化及異文化的人。植堂是擴張傳福音據點的機會。

彼得·魏格納列出六個開拓教會(植堂)的理由:植堂是國度拓展的鑰匙;植堂會帶來新的事奉動力;植堂給未進教會者提供更多的機會;植堂經常滿足更多人的選擇及需要;植堂幫助宗派不斷增長;植堂提供基督徒更多事奉的機會。所以,參與植堂是件令人興奮的事。

設立目標,從點到線

1973年,我們到加州柏克萊(Berkeley)中華歸主教會,牧會八年期間,在聖荷西(San Jose)和海沃(Hayward)各開拓了一間教會。1981年,我們加入台福基督教會,在托倫斯(Torrance)南灣台福教會牧會。1982年在神的帶領下,有人邀請周淑慧牧師到柑縣(Orange County)開婚姻講座,許多未信者決志,於是在那裡設立了柑縣台福教會。台福有五間教會後,牧師們決定在該年10月成立總會(今年台福總會已邁入三十週年了)。

台福就是這樣一個地區、一個地區的開設教會。1986年,總會在柑縣教會開年會,當時台福已有十間教會,但我們感到靈魂得救的迫切,大家禱告之後,決定在四年間設立15間教會,於是定了「9025」的目標。那時我擔任傳道部長,拿著美國地圖,指出哪些地區或城市需要設立教會,1990年時果然達成了。

我們的植堂是由點,就是從一兩個熟人(基督徒)開始,然後一個一個牽線,到建立教會;其實,只要一個人有異象、有信心,就可以開始禱告、預備植堂。1997年,我擔任總幹事時,回去台灣宣教。回去前,先收集北美信徒在台灣的親人名單,然後逐一去探訪傳福音,台灣最開始的五間教會都是這樣從零開始。1997927日生日那天,我跪在台中祈禱站的地上禱告,神賜下話語(歷代志下九30),我明瞭,到2004年我擔任總幹事滿七年、牧會滿四十年時要退休,因此也立下心志,希望在2000年時,台福要有50間教會,這也是台福「2050」目標的緣起。感謝神,2000年台福有了51間教會。後來,2010年的目標是設立100間教會,也都達成了。

負責的工人是關鍵

1985年科州教會設立後,我常由加州過去講道。有次主日,因早上服事,到達機場時,飛機已經要起飛了。我向櫃檯空服人員解釋:我是牧師,下午三點要講道,一定要坐上這班飛機。經航空公司通融,我得以上機。空服員引我到最後一排,一位女士的體積幾乎佔了一個半的位置,我勉強擠進去,但手臂仍被女士的大肚腩肥油一路夾著,直到丹佛市。現在每逢想起那畫面,都覺有趣。

還有一次到德州講道,回來時累得在機上睡著了,並作夢夢到飛機失事。我驚叫醒來,手一揮打翻了隔壁男士的可樂,害得他西裝溼透。還好他頗能體諒,令我非常不好意思。

1997年,我回台灣搭計程車時,向司機傳福音,下車前為司機及他的孩子祝福禱告。原本85元的車資,他收我50元,司機說因為牧師為他禱告,他覺得很爽,35元是給牧師的小費。從那次起,我每次坐計程車都會為司機禱告。2001年,加州有位姐妹返台探親,坐計程車時,和司機聊天,司機提起有位美國回去長得高高的牧師為他禱告,他的孩子已如牧師所祝福的學業有成。姐妹回來轉述給我聽,令我十分讚嘆神的作為,台北有這麼多計程車,姐妹竟然就坐到幾年前我所禱告的那位司機的車。

多年開設教會的經驗,我深信植堂最關鍵的是負責的工人。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植堂工人需要有一些特質,如:與神同在;有傳福音的熱忱;能挑旺人;剛強壯膽;忠心盡職;會饒恕人;謹慎自守;節制端正;使人和睦;化解衝突;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在彼此同工上,他也需要有美好的性格。多次多方的禱告更是事奉的基礎和骨架。使徒行傳中,彼得、保羅以及傳福音的腓利的事工見證,都是我植堂最好的榜樣。

若開拓者靈命不夠成熟,個性不健全,缺乏了解教會觀,缺乏一般常識,缺乏策略,缺乏聖經訓練及栽培信徒,缺乏金錢的支援,植堂就不會成功;傳道人沒有愛心、沒有計畫,只顧幾個家庭,也會失敗。在我當總幹事期間,曾有派出去植堂的牧者,因為與同工關係不好而回來的。現在在神學院教「植堂法」時,我常鼓勵學生,多讀宣教士的見證,學習他們開拓教會、傳揚福音的精神。

植堂來完成主的大使命

在二十一世紀多元文化、族群的大環境裡,植堂者更需要了解開拓地區的特色、結構及需要。要成為宣教植堂的教會,傳道人也需要經常向會友分享植堂的異象及策略,推動植堂計劃,帶動全體會友投身植堂。

教會是基督的身體和新婦,是有生命力的,生命若不繁殖,就會枯萎和死亡。今天華人教會需有更多植堂的人去扮演先鋒的角色,不怕勞苦,去帶領、去行動、去打出一條路、活出美好的見證,使耶穌基督的教會得到增長,來完成主的大使命,滿足主的心意。

 

分享到: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