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社會 >> 中國社會教育
一位大巴山農民和他的專屬醫療團隊
2018年01月23日 08:32:57 作者: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新華社西安1月23日電(記者沈虹冰 李華 高音子)高位截癱的劉明均靠著一隻皮革頭枕,側躺在土坯屋近門的床上。屋外的陽光折射在他蒼白的臉上,但這個37歲的漢子兩眼仍炯炯有神。 
劉明均的家在陜西省鎮巴縣三元鎮紅漁村,這裡位於中國西部大巴山區深處,風景雄峻險秀,但交通極其不便。從劉明均家到鎮上需要步行20多分鍾山路,再在鄉村公路上搭車走50分鐘。而要去到鎮巴縣城,還要再走42公里的山路。 
10年前,劉明均在鎮上的信用社貸款10萬元,動工在老屋邊上蓋新房。為了儘快住進去,他選擇到外縣打工,不慎摔傷腰部,導致高位截癱,臥床10年。 
“小病拖、大病扛、重病愁斷腸”,這曾經是秦巴山區患病貧困群眾健康生活的真實寫照。 
家庭主要勞動力的坍塌給這個6口之家帶來的是美好生活希望的破滅。田地耕種收入微薄,房屋的貸款償還遙遙無期,治療疾病的費用更沒有著落。 
在與疾病和貧窮搏鬥了8年之後,這個貧困家庭開始發生變化。一支專屬他的醫療團隊在2017年下半年開始上門進行全方位服務,團隊包括一名縣級醫院指導醫生、一名鎮衛生院醫生、一名鎮級公共衛生專幹、一名村醫和一名村衛計專幹。 
當記者近日從西安驅車近10個小時到達這個貧困家庭時,劉明均正在接受村醫彭萬富的例行上門檢查,檢查結果是嚴重褥瘡已經痊癒。2017年5月,在接受縣裏組織的健康扶貧入戶體檢時,劉明均的病情被發現。當年6月,當地醫護人員幫助,救護車在家門口最近的公路接上他,前往鎮巴縣中醫院進行了手術治療,共花費醫療費24831元。 
醫療費用對這樣一個貧困家庭來說卻是個天文數字。劉明均說,如果沒有上門醫療服務和報銷政策,他會一直在家裏忍下去。而手術過後,這些費用已經被“一單式”結算,新型農民合作醫療報銷了19831元,政府和民政救助5000元,醫療費用報銷比例達到100%。鋻於劉明均家庭經濟困難,無力負擔住院期間的生活費,縣裏又通過扶貧愛心基金救助了3000元。 
鎮巴縣是陜西省目前為數不多的不通高速公路的縣,也是國家扶貧開發重點縣,全縣貧困發生率20.3%,其中因病致貧6445戶17628人,分別佔全縣貧困戶、貧困人口總數的36.5%和36%。 
“不解決看病難的問題,貧窮的根子就難拔掉。”鎮巴縣衛計局健康辦主任周志傑說。2017年,全縣實施健康扶貧工程,成立了180個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團隊,服務6445個貧困家庭,由簽約醫生進村入戶宣講健康扶貧政策,為患病人員做常規檢查、健康指導和住院辦理、報銷等服務。 
隨著國家衛計委加大對貧困地區醫療衛生的支持力度,秦巴山區的鄉鎮衛生院和村級衛生所發生了巨大變化。在三元鎮衛生院,較為先進的基因測序儀、OPCT快速檢測、健康一體機以及AI醫療輔助設備和遠程診療系統已經配備到位。而在三元鎮17個村,全部建起了面積60平方米以上的衛生所,並配備了快速檢測一體機、便捷診療包及上百種常用藥品。 
國家衛計委等15個部委2016年發佈的《關於實施健康扶貧工程的指導意見》指出,到2020年,要讓全國貧困地區人人享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 
    “在家門口能看病、把病看好”,讓地處川陜交界的三元鎮農民不再捨近求遠,三元鎮衛生院2017年住院人數增長38%,為63名貧困患病人口進行了兩次以上的體檢。 
“鎮巴縣健康扶貧家庭醫生簽約服務管理系統”的上線全面監督了“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團隊”上門服務的實效。2017年,鎮巴縣邀請57名省市縣醫療專家、骨幹醫師在大巴山區20個鎮183村走村串戶,集中體檢貧困群眾4521人,現場簽約家庭醫生服務協議6610份。 
    劉明均就是其中之一,在病床前,醫療團隊為他做B超、採血、聽診、量血壓,並用碘酒和棉簽將一個個褥瘡進行消毒與清洗。當著劉明均的面,鎮公衛專幹餘建國、村衛計專幹李守忠調出了6次術後上門服務走訪的電子記錄、照片及診療情況。 
如今,劉明均家輪椅、藥箱等物品已配備到位,父母也掌握了基本的護理知識。在進行治療的同時,他每月還能從村裏領到500元的貧困兜底補助。同時,鎮村幹部、駐村第一書記和村裏的責任人也經常上門進行脫貧幫扶。 
儘管還欠著貸款,新房也一直沒蓋好,但劉明均家兩畝多耕地,去年收了千餘斤玉米和四五千斤土豆,同時新開了10畝果園。 
“只要人在,希望就在前頭。”劉明均57歲的母親說,“日子會越來越好!”(完)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