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社論評論 >> 臺灣傳真
他有多特殊
2017年05月18日 02:03:51 作者:杜若萱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班上有特殊生,這對每個普通班的導師,都會是個沉重的負擔,所以連編班時都會「上級單位」就會「略作補償」,也就是一個特殊生可抵二個普通生,不過可能多數老師還是存著「能免則免」的心態,對特殊生敬謝不敏,為了「集中心力」,本也無可厚非,但若每個老師都這樣想,那要特殊生何去何從?

一個情緒障礙小一生剛開學時在班上情緒嚴重失控,動作太大傷到同學、還嘗試自傷。社經背景高的家長拒絕跟學校合作,跟醫生、治療師隱瞞孩子在校狀況、堅持不用藥;還要求老師每天必須記錄孩子的情緒起伏情形、細節、時間跟過程,向家長報告。

這一代孩子的情緒問題,被明顯注意,加上家長對於教養態度改變,孩子進入學校,給第一線普通班導師帶來很大的挑戰。長久以來,在中小學校園內,導師、輔導跟特教團隊的專業分工並不明確。
只要孩子有一點「不一樣」,很快會被導師提報到輔導室、特教組。因此,近十年轉介進到特教鑑定流程的孩子變很多,數字上情緒障礙的中小學生大幅增加。
為了讓班上的「一般正常孩子」更瞭解特教生,肯動腦筋的老師們不僅教導理論,都會適時配合活動,加深同學們的印象。
會先引導學生從舊經驗出發,回憶自己過去與特殊同學相處情形;也會邀請特殊學校或特殊班教師到教室中,實際教導同學們簡單的教學技巧、指導策略和專注力訓練。

擴大學習層面,也可以在課堂上播放特殊教育影片,例如「海倫凱勒」、「黑暗中的追夢」、「大象男孩與機器女孩」、「一公升的眼淚」、「心靈捕手」等,或透過課外閱讀,進入特教生的世界。

讓孩子們看到片中又啞又盲、顏面殘缺等身障生的學習歷程、以及被家人拋棄或特別溺愛的故事,都有深刻的感受,從中學習如何接納、不排斥特殊生,進而發現特殊生可愛之處。

曾有弱視男同學,因為視力不足,和同學講話時,都得非常近距離說話,造成同學害怕、不敢接近,也不知道如何和弱視同學相處,後來經過導師的協調,情況才逐漸好轉。

一般人看到身障生,通常會湧出同情、憐憫而想幫忙,但他們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能夠自己完成動作的能力,畢竟特教生不能靠別人的幫忙過一輩子。

「態度」先於認知,期待在老師們的引導下,班上所有同學能用「支持」、「協助」、「尊重」來看待特殊生,並願意接納特殊生。
更期待透過健全的「融合教育」配套及周邊輔助,讓願意接納特殊生的老師,能有持續付出的動力!



 

分享到:
相關評論信息

 

[img]http://i.img…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