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社會 >> 中國政冶法律
“新型”VS“傳統”:愛讀書的中國人正在增多
2017年04月19日 02:22:44 作者:任沁沁 來源:新華社 字號 打印 關閉

4月23日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確定的世界讀書日。第22個世界讀書日來臨前夕,兩組數據頗為搶眼。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18日發佈第十四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結果,2016年中國成年國民各媒介綜合閱讀率79.9%,數字化閱讀方式接觸率連續8年上升,達68.2%,圖書閱讀率為58.8%。人均每天微信閱讀時長26分鐘。近日舉行的2017中國數字閱讀大會發佈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數字閱讀用戶突破3億,年增長12.3%,中國數字閱讀市場規模已達120億元。互聯網和新媒體的崛起,帶動了新型閱讀行為。此間專家認為,數字閱讀順應了時代潮流,預計數字閱讀用戶發展將再次提速,多重利好將拉動數字閱讀行業持續增長。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數字出版司司長張毅君認為,國家政策的扶持、閱讀環境的形成、精品力作的推出以及用戶規模的拓展,拉動著行業的持續增長,“在多重利好因素影響下,數字閱讀預計未來將繼續保持20%左右的增長”。據統計,“80後”“90後”成為數字閱讀的主體,佔比達64.1%。在一家企業上班的“90後”青年李果,利用上下班地鐵零碎時間,通過手機微信讀書APP,讀完了《人民的名義》這部“時下最火的小說”。“加起來一共花了七個多小時,不知不覺就看完了。”李果說,這種快餐式的閱讀十分適用於零碎時間的閱讀,貼身、便捷、互動、移動、私密。他還展示了自己在這本“電子書”上標注的筆記,以及對別人留下來的閱讀心得的共鳴。交互分享和即時交流,讓閱讀更快樂、深入。不過,李果也認為,電子化閱讀與移動閱讀是快餐式的“淺閱讀”,只注重對資訊的獲取,而忽略了深入的探究過程;只注重資訊量的多少,而放棄了深入思考。在這一點上,傳統紙質閱讀的確具有不可替代的優勢。“其深度廣度是有目共睹的,通過紙媒的閱讀還可以陶冶情操、修身養性。”北大教授、社會學家夏學鑾說。事實上,當新型閱讀方式蓬勃發展的時候,也有一部分人依然沉迷於傳統閱讀。藏書上萬冊的“80後”王愷元,每週依然要到北京的一些書店“淘”好書。他的閱讀習慣自少年養成後便一發不可收拾。閱覽群書讓他有了一種與很多同齡人不同的“沉靜的書香氣”。“書讀得越多知之越深,心氣也就越寧靜豁達。”朗讀也是閱讀的延伸,是讀者親近文字的方式。今年以來,主打“朗讀”的綜藝節目《見字如面》《朗讀者》在中國廣受好評,帶動民眾回歸紙質閱讀,尋找純凈的閱讀體驗。不久前,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作家趙麗宏的詩集《疼痛》,他應邀讀了一首《我的影子》,在新媒體平臺上感染了許多讀者。這讓趙麗宏驚訝於朗讀的影響力,“朗讀過程中,閱讀者必須全神貫注,這種精讀方式將比默讀來得生動有效。”“這是非常好的推動全民閱讀的方式。有些聽眾是愛書者,朗讀會讓他們產生共鳴;有些不常讀書的人,也可能被朗讀感動,再回過頭來,由聲音尋找文字,成為愛書人。”他說。隨著共用單車的風靡,有的地方為了鼓勵民眾讀書,發起了共用書吧項目,為城市增添書卷墨香。天津一些大型商場引入“共用書吧”,顧客可在書架中挑選任一本紙質圖書或刊物回家閱讀,閱畢將此書送回至任一“共用書吧”漂流點,並可再次從書架帶走一本圖書“漂流”。電影《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裏,一本名為《查令十字街84號》的書,成為很多人情感溝通的驛站,一本書的地址來往,成就了很多靈魂知己。共用書吧發起者希望“能將文字的溫度用心傳遞下去,讓閱讀無處不在”。“春光美如斯,正是讀書時。”不論是新型閱讀還是傳統閱讀,形式只是載體,重點是更多中國人愛上閱讀,享受讀書。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