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社會 >> 中國政冶法律
中國“天眼”移民搬遷十年“再回家”
2017年04月18日 03:47:14 作者:王麗、齊健、駱飛 來源:新華社 字號 打印 關閉

“天文學家的眼睛是望遠鏡,醫生的眼睛是顯微鏡,海軍戰士的眼睛是潛望鏡……”在被稱為中國“天眼”的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工程觀測樓會議室裏,當螢幕上跳躍出娟秀、整齊的這幾行字時,54歲的黃章慶心潮澎湃。十幾年前,他還是貴州平塘縣克度鎮靛塘小學一名代課教師,那天,他正在給一年級同學上《奇妙的“眼睛”》這一課,帶著孩子們大聲朗讀課文時,一位陌生人走進教室,看著黑板上的字笑了。這位陌生人,就是此刻展示照片的中科院國家天文臺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工程副總經理、中國“天眼”(FAST)項目發起人之一的彭勃,那時他們都還是年輕的小夥子。如今,為了望遠鏡能在“安靜”環境下更靈敏地收集遙遠訊息,黃章慶和靛塘小學,以及數千群眾,都搬到了數公里以外的克度鎮上,開啟新的生活。“這個精密的裝置叫饋源艙,望遠鏡收集的所有資訊,都匯聚在這裡,它相當於‘天眼’的眼珠。”4月13日,在“天眼”大射電望遠鏡底部,彭勃再次為來訪“嘉賓”介紹這一國家工程的新創造,這一次他的聽眾是12位農民。十年前,他們是生活在這片環抱著“天眼”的大窩凼裏的“凼主”,搬離數年後,“天眼”移民再次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家。順著饋源艙一側七、八米遠的地方,42歲的楊天覺還能找到曾經養育鄉親那口水窖的位置:“我在這裡種了一顆桂花樹,11號塔基那裏,就是我家的老房子。”再次站在這裡,聽科學家介紹望遠鏡的偉大與神奇,楊天覺心緒難平。如一個巨型“天坑”的“大窩凼”曾是隱藏在貴州群山深處的一片天然洼地,這裡只居住著12戶人家。為了這處獨一無二的望遠鏡處所,自1994年提出項目建設規劃後,科學家們苦苦搜尋、反復論證研判了近10年時間才得以確認。彭勃說,當時國家天文臺從900多個洼地中篩選出390多個,通過分析、建模後,最終選出了90多個,然後再對選出的90多個洼地進行實地勘察,最後按評分排了13個洼地,大窩凼排在第一位。和楊天覺一樣,生活在這裡的人們,做夢也沒想過,能尋找“宇宙生命”的神秘望遠鏡,有一天會在這裡“安家落戶”。“十幾年前,幾名科學家來到這裡,打破了我們的平靜生活。聽說要在這裡架一口大鍋看太空,我興奮地帶著他們爬坡上坎搞勘查,可晚上睡不著,總覺得這個想法太不可思議了。”楊天覺說。三年初勘,儘管12戶村民也會常聚在一起討論,可大多數人還是不相信。直到有一天,工程師們抬著五台鑽機來勘測,村民們漸漸明白,為了國家工程,他們必須要搬離這裡。“12戶是一個老祖公的後代,已經在大窩凼生活了七八代。離開家,心裏肯定戀戀不捨,但為了國家發展,我們必須支援。”楊天覺說,以前這裡封閉、落後,大窩凼通往外界有5個埡口,卻連一條路都沒有。凼底總共只有20多畝水田,種的糧食不夠吃,大窩凼的群眾一直守著貧困。搬離大山,徹底改變了他們的生活。楊天覺說,政府在鎮上給每戶修了一套房子,還對山林、土地給了補償。搬出山打了兩年零工後,楊天覺用剩下的錢投資做起輪胎生意。“當時聽專家說,美國的‘天鍋’建好後,那個鎮的人口增長了兩倍,這句話深深印在我腦子裏,相信望遠鏡建成我們這裡一定會大發展。”他說。如今,楊天覺和妻子開辦的“鄧祿普輪胎”專賣店已是克度鎮上最大一家輪胎銷售商,每年純收入二、三十萬元。“望遠鏡真的給了我們一次重生的機會”,他說。平塘縣委書記臧侃介紹,2006年,“中國天眼”落戶平塘。為保證大國重器順利建設,2007年7月,縣裏啟動臺址移民搬遷工作,大窩凼12戶群眾搬遷到克度鎮金星村金科路。目前,半徑3公里核心區的512戶2377名群眾已舉家搬遷至平塘克度鎮金星村馬鞍和塘邊鎮灣子村油菜坪兩個安置點。“真正翻天覆地的改變是這幾年。”克度鎮金科村黨支部書記劉品揚說,幾個安置點交通便利、區位優勢明顯,距天文小鎮只有幾分鐘車程。隨著望遠鏡建成,當地天文科普旅遊日趨火熱。昔日為“天眼”搬家的移民,如今開始靠“天眼”吃飯。2007年“天眼”確定落戶這裡的時候,全村貧困面仍然超過50%,這幾年90%的貧困人口在移民搬遷中實現脫貧。2016年9月25日,中國“天眼”落成啟用。今年,為了回饋核心區群眾的貢獻與支援,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聯合平塘縣,將“天眼”移民們再次請回他們的家,共同見證發生在這裡的奇跡。“搬離深山,開闊了我們的視野;建成天眼,打開了人類的眼界。雖然大窩凼還是常常出現在夢裏,可我的家,為全人類尋找新的發現,這種緣分,是一生的榮耀!”楊天覺說。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