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社會 >> 中國軍事
(軍事)少年星,少年行——中國首顆中學生科普衛星誕生記
2016年12月31日 09:59:13 作者:王婷 來源:新華社 字號 打印 關閉

 28日11時23分,長征二號丁運載火箭托舉著我國第一顆商業遙感衛星“高景一號”,從太原衛星發射中心飛上太空。

       在指揮控制大廳觀看發射的北京市八一學校學生劉書洋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不僅因為這是他第一次在現場觀看航太發射,更重要的是,他和同學們親手研製的中國首顆中學生科普衛星“八一·少年行”也搭載著這枚火箭飛向太空。

       對於中學生來說,航太,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接地氣”。

       (一)

       契機是在2015年。當時的中國航太科技集團航太人才開發交流中心負責人和北京市八一學校領導進行了一次科普教育會面。

       交流中,有個資訊引起了雙方的注意——

       以色列發射了一顆中學生研製的小衛星,而美國托馬斯傑斐遜科技高中的學生2013年也在美國航太局的幫助下,將自己動手設計製造的一顆被命名為TJ3SAT的立方星送入地球軌道。

       北京市八一學校校長沈軍認為,可以借小衛星研發的契機,帶動航太科技教育融入中學課程體系中,並建設一個航太創客教育平臺,形成一種教育模式,讓更多中學生參與進來。

       更引起雙方共鳴的是,這所學校一直把“軍魂鑄人”當做校訓,何不把“八一精神”和“航太精神”做一個有機的結合?

       八一學校召集了20多名高中部具有科技特長的學生。航太科技集團內部也就項目的可行性做了論證。

       4月24日,中國首個航太日,“中學生科普衛星研製、應用及課程開發工程”正式啟動。

       他們給這顆星起名為“八一·少年行”,其中含義,不言而喻。

       (二)

       幾十名專家走進了八一學校,數十場講座在學校舉行,有能力、感興趣的學生參與到衛星研製工作中。

        “航太曾經離我是那麼遠,我能看見,但我摸不著。”姿態控制模組組組長、高三(2)班的劉書洋在項目開始初期非常激動、興奮,“現在它離我這麼近,它就在我的手中。”

       8月,團隊走進航太研究所和工廠學習、了解情況。

       學生們被分成5個組,開始分別工作了。

       在載荷設計初期,學生們的想法就“震驚”了專家——在衛星上安裝射電望遠鏡進行天文觀測,借助衛星軌道遠大於地球直徑的優勢擴展觀測的合成孔徑——儘管實現難度太大,但高中生能夠提出這種設想也讓著實讓行業專家刮目相看。

       5個小組,5個不同的創意,5個小組交出了自己的模型衛星。

       專家評審絲毫沒有因為他們是學生就網開一面。劉書洋說:“按照航太工程的思維邏輯跟他們討論這些想法時,自己覺得已經考慮得很全了,但專家們的問題似乎讓我們感覺需要學習的還有很多。”

       (三)

       正樣星的研製是在南京理工大學的幫助下展開的。首先是衛星載荷創意和逐步收斂,經過多次以學生為主的集中討論,最後確定下的載荷內容為:對地拍攝、無線電通訊、對地傳輸音頻和文件、快速離軌試驗。

       11月,在衛星的總裝、集成、實驗的過程中,劉書洋切身體會了什么是航太精神。

        “航太需要嚴謹踏實的作風。”這是劉書洋在和專家接觸交流的過程中,得到的最大感觸。

       他說,當初帶自己的一名專家,平常是個慢性子,但是當衛星的太陽能電池片碎了一塊,專家非得當天就開車去外地,帶了一塊完整的電池片回來。

       除了嚴謹踏實,還需要什么?負責熔斷電路模組的徐依菲說,航太還需要犧牲奉獻。

       在南京理工大學結束實踐後,她站在專家面前陳述總結自己所學所感,而這些內容,是她和團隊前一天總結到淩晨的產物。

       衛星出廠評審當天,工程總師張剛哽咽了:“見證這些學生攻關、動手到深夜,還必須擠出時間來完成日常的學業,太不容易,正是同學們為祖國的未來發奮學習的熱情促使專家團隊加倍努力。”

       得知評審通過的那天,徐依菲心裏“感覺有種言語無法表述的幸福感”。

      11月29日,作為5名“押運員”之一,劉書洋護送衛星到了太原衛星發射中心,並在專家的帶領下進行最後的調試和總裝工作。

       這個長約12釐米、寬約11釐米、高約27釐米的立方體衛星,和彈射筒經過一系列測試之後被安裝到了火箭內壁上,劉書洋心中有一種依依不捨的感覺,目送著它上天。

       這顆由中國少年製造的衛星將閃耀在太空。(完)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