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社會 >> 中國軍事
(軍事)生命,為夢想而綻放——致敬2016年解放軍和武警部隊犧牲的烈士們
2016年12月28日 06:33:45 作者:王經國、梅常偉 來源:新華社 字號 打印 關閉

2016年,有這麼一些軍人。

      他們很普通,都是部隊不同崗位的一線官兵:排雷兵、飛行員、維和戰士、武警戰士……

      他們卻又極不普通,因為每個人都有一個令人動容的故事:為了人民的安寧獻身排雷現場、為了祖國的安全血灑長空、為了保護戰友的生命捐軀洪流、為了和平的事業犧牲海外……他們用行動勾勒出新時期中國軍人的好樣子。

      讓我們永遠銘記他們的名字:張超、申亮亮、李磊、楊樹朋、餘旭、程俊輝、劉景泰、劉質宏……

      (小標題)生命的最後樂章仍在迴響

      2016年4月27日,一個原本平平常常的日子,因為一位飛行員的生死抉擇永載史冊。

      海軍某艦載航空兵部隊一級飛行員張超,在駕駛戰機進行陸基模擬著艦訓練時,突遇飛機電傳故障,他盡力挽救戰機,錯過最佳跳傘時機。

      在身負重傷、被緊急送往醫院途中,張超用極其微弱的聲音問道:“我是不是要死了,再也飛不了了……”

      誰也不會想到,這是他留給這個世界的最後告白。

      近7個月後,中國培養的首批殲擊機女飛行員、首位駕駛殲-10飛機飛上藍天的女飛行員餘旭血灑碧空。

      就在犧牲前一週,餘旭還在中國航展公眾開放日上駕機,為現場航空愛好者帶來一場精彩的視覺盛宴。

      英勇無畏的中國軍人用熱血寫就的生命絕唱,不只回蕩在九霄雲上。

      在馬利,當恐怖分子滿載炸彈的汽車試圖闖入營地,中國第四批赴馬利維和部隊工兵分隊戰士申亮亮發出預警後果斷開槍,危險被擋在了營門之外,他自己卻倒在了哨位上。

      在中越邊境,第14集團軍某旅工兵連下士程俊輝像往常一樣把最危險的搜排任務留給自己,山體突然崩塌的時候,他正全神貫注地排除一枚地雷引信,再也沒有醒來。

      在南蘇丹,面對政府軍與反政府武裝的激烈交火,中國維和步兵營的官兵們毅然堅守崗位,李磊、楊樹朋乘坐的步戰車不幸被一枚火箭彈擊中,兩團熱烈的青春之火停止了燃燒。

      在救災一線,東部戰區陸軍某團下士劉景泰與2名戰友被突如其來的泥石流卷走,滾滾洪流中,他把生的希望留給戰友,自己卻被洪水吞沒。

      在青藏高原,西藏阿裏地區日土縣發生特大冰崩,武警交通四支隊挖掘機操作手劉質宏連續奮戰,突發急性肺水腫併發腦水腫,英勇犧牲。

      2016年,他們以及那些沒有見諸公開報道的烈士們,在多樣化軍事任務中用生命擂響戰鼓,化身為強軍戰歌中最激蕩人心的音符。

      (小標題)滿腔熱血唱出青春無悔

      翻看烈士們的生平,這樣一組數字讓人心碎:

      張超,29歲;申亮亮,29歲;李磊,22歲;楊樹朋,33歲;餘旭,30歲;程俊輝,22歲;劉景泰,22歲;劉質宏,23歲。

      如今,這些年輕的面孔被時光定格。一同被定格的,還有他們對家人的承諾——一個個無法兌現的承諾。

      張超與妻子張亞約定一起過“五一”,這是他成為艦載戰鬥機飛行員後第一次讓家人來部隊。在那之前,每次張亞要來,張超總說,“等我上完艦”。

      程俊輝參加掃雷臨戰訓練時,父母想他了,提出到部隊看看,他卻說:“掃雷任務重,等我休假回家看你們!”

      申亮亮帶女朋友回家,父母催他們早點結婚,他說:“等我維和一年回來就訂婚。”

      ……

      一個“等”字,包含了他們對軍人使命的責任與擔當,也代表這份使命在他們心中的份量。

      一位將軍在餘旭生前曾來到八一表演隊,關心地詢問她的“終身大事”。她卻說:“我也想當一個賢惠、顧家的好女人——但每個人都有夢,我更希望在飛行上做一番事業。”

      在烈士們的人生追尋中,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夢想——一個一生為之奮鬥終生的目標。

      因為有夢,所以不懼艱險——

      選拔飛行員時,當考官問張超:“艦載機飛行是世界上公認的最危險的飛行,你願不願意來?”

      “我知道危險,但就是想來。”他義無反顧地去挑戰那片“世界上最危險”的著陸區。

      因為有夢,所以奮勇拼搏——

      新兵連第一次摸底測試,李磊5項測試4項不及格。

      仰臥起坐、俯臥撐、引體向上……別人做100個,他咬著牙做200個;每天天不亮,他就起床繞著營區跑;中午午休,他還在跑;晚上熄燈後,他繼續跑……新兵下連考核,所有課目全優。

      因為有夢,所以青春無悔——

      在最好的年紀,餘旭選擇與戰機做伴,直到離去仍是孑然一身。

      她曾說:“我的青春,真的是無悔的。”

      是的,他們的青春,的確無悔。

      (小標題)前行的力量之源噴涌不息

      李磊、楊樹朋生前所在部隊——陸軍第20集團軍某旅,有個以英雄命名的連隊:楊根思連。

      1950年11月29日,抗美援朝長津湖戰役中,身為連長的楊根思和戰友們連續打退美軍8次瘋狂進攻,連隊傷亡慘重、彈藥耗盡,他毅然抱起炸藥包衝入敵群。

      幾十年過去了,這支部隊的英雄血脈奔涌如昨。

      李磊、楊樹朋犧牲了,他們的戰友宋曉輝輕傷不下火線,始終堅守在戰位上,傷勢較重的姚道祥、吳樂在回國治療傷癒後,重新回到了南蘇丹維和任務區。

      在馬利,申亮亮的戰友楊佔成在暴恐襲擊中負傷,康復後,他主動要求重返馬利,回到屬於自己的戰位上,與戰友們並肩作戰。

      英雄的部隊,英雄的兵。人民軍隊89年風雨歷程中,每當英雄倒下,他的戰位上總會挺立起戰友們英勇無畏的身姿——

      在張超犧牲後第50天,他的戰友們駕機重返藍天,部隊長戴明盟第一個起飛,迎著無垠的海天呼嘯起航。第117天,與他同一批選調到艦載航空兵部隊的戰友們在遼寧艦上成功進行阻攔著艦和滑躍起飛,通過航母飛行資質認證。第217天,12名新入列艦載戰鬥機飛行員面向軍旗集體宣誓……

      “為什么戰旗美如畫,英雄的鮮血染紅了她。”這首傳唱了半個世紀的經典歌曲,不正是戰友們繼承烈士們遺願前仆後繼的真實寫照?!

      英雄已逝,血脈永存。從白雪皚皚的北疆到綠意盎然的南國,從波飛浪卷的海島到嚴寒缺氧的高原,從犁波大洋的艦艇到異國維和的營區,英雄的故事在傳頌,英雄的豪氣在升騰,英雄的力量在匯聚。

      這就是人民軍隊不斷發展壯大、從勝利走向勝利的不竭精神動力。(完)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