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社會 >> 中國軍事
(軍事)白尼羅河畔的溫情轉瞬消逝——新華社記者隨中國第三批赴南蘇丹(朱巴)維和步兵營官兵取水見聞
2016年12月21日 08:19:16 作者:梅常偉 來源:新華社 字號 打印 關閉

 太陽懶洋洋地探出頭,天際線被染成一抹橘紅,南蘇丹——這個年輕的國家,迎來嶄新的一天。

    當地時間19日7時,南蘇丹首都朱巴城外的聯合國營區內,中國第三批維和步兵營的官兵們已經開始工作。上尉夏春暉穿好防彈衣,戴上頭盔,叫上另外8位戰友,向數十米外的凈水站走去。

    朱巴不缺水,但缺少可以飲用的水,全市至今沒有自來水。維和步兵營需要從10公里外的白尼羅河取水,然後送到凈水站進行處理。其他國家的維和部隊也是如此。

    夏春暉和戰友們的任務,是給4輛水罐車提供武裝護衛。為防止發生意外,除翻譯人員隨隊行動,他們還攜帶了5支裝填實彈的自動步槍。

    人員、車輛準備就緒,夏春暉明確了車輛編隊順序:輕型裝甲突擊車打頭,猛士指揮車押後,水罐車在中間。這些車輛全部通體白色,顯著位置寫著巨大的“UN”——聯合國的英文縮寫。

    水罐車均採用6輪驅動的重型卡車底盤,每輛車一次能拉10噸水。記者乘坐第4輛水罐車,駕駛員上士王陽12月8日剛剛來到任務區。

    “路上會很顛簸,一定要抓緊扶手。”說話間,王陽發動車輛,駛出維和步兵營的大門。這條取水路,他和戰友們每天要跑兩個來回,才能保證全營官兵的用水。

    時下正值旱季,天干物燥,車輪碾過,塵土飛揚。車隊前方約2公里,海拔700多米的朱巴山滿山亂石,只有一些稀稀拉拉的樹,但卻是政府軍與反政府武裝爭奪的焦點。今年7月,朱巴山附近爆發激烈衝突,導致中國維和軍人李磊、楊樹朋不幸犧牲。

    “各車注意,前方通過檢查站。”對講機中,夏春暉的聲音清晰傳來。王陽提醒記者收起相機,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在朱巴,拍照或者類似舉動極易引來盤查,荷槍實彈的武裝人員甚至會直接把槍口對準你。

    路面坑坑洼洼,瀝青時有時無,水罐車只能以每小時20公里的速度緩慢行駛,當地人騎著摩托車不時快速駛過。車隊右前方,3名武裝人員攜槍警惕地四下觀察。雖同屬一支部隊,但他們的軍裝卻並不統一。

    在一個長著5棵高大樹木的地方,公路岔往不同方向:向左是朱巴城區,向右是取水點。遠遠望去,朱巴城位於一座坡度很緩的低矮山丘上,被一層薄霧籠罩,密密匝匝的房屋大多只有一層,白的、藍的、紅的等各種顏色混雜著,別有一番不同於現代化都市的風情。

    向右行駛,車隊上了一段難得平坦的土質公路,速度加快了些。道路兩側的村落裏,衣著破舊的孩子們熱情地衝車隊招手,有的大聲喊著“Food(食物)”。一位中年女性正在準備早飯,幾塊石頭上架一口淺淺的鍋就是她的廚具。南蘇丹農業不發達,不少人還在靠原始的採摘充饑。

    經過近半個小時的行駛,車隊到達了白尼羅河畔的取水點。寬闊的河水靜靜流淌,水面霧氣氤氳,兩岸翠色慾滴,一位收網的漁民輕輕划槳,獨木舟推開細浪,不知名的鳥歡快地叫著……

    “這是個奇妙的地方,有時甚至能讓人忘記正身處一個危機四伏的國度。”夏春暉說,“來朱巴後,大家都特別想念國內的和平與安寧。”

    水泵嗡嗡作響,河水噴涌而出,半個多小時就注滿了4個水罐。車隊開始返回營區,剛駛出幾百米就發現:一個年輕男子緊貼路邊站著,右手不停地拋接一塊石頭,看車隊的眼神有些不太友好。

    “他可能突然用石頭砸我們,必須小心防備著。”王陽說,“他們總是向過往的取水車隊要食物,如果不如願就可能做一些過激的事。”這樣的事各國在朱巴的維和部隊幾乎都遇到過。

    白尼羅河畔的溫情,就這樣轉瞬消逝了……(完)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