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社會 >> 微觀中國
周建平:我國巡天望遠鏡比哈勃覆蓋更廣
2016年04月25日 07:12:52 作者:北京晚報 來源:北京晚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自1992年中國載人航太工程立項,已成功發射10艘飛船,實現12人次的航太員前往太空並安全返回,而周建平逐漸成為一名深度參與者和把關人。

“載人航太事業不能有僥倖心理,首先要求穩妥,同時要求跨越。”首個中國航太日到來之際,中國載人航太工程總設計師周建平接受了新華社記者的專訪。

“風險不能帶到天上去”

1992年立項時,中國航太技術較為薄弱,載人航太是一個“使勁跳才可能夠得著”的目標。周建平說,在實現跨越式發展的過程中,“風險不能帶到天上去”的安全理念至關重要。

 

 

2002年神舟三號飛船進入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後,測試發現一個插座的兩路信號中有一路不通,檢測結果顯示接插件設計存在缺陷,但另一路信號沒有問題。研製人員之間出現很大分歧,一部分人認為成功可能性很大且撤離成本太高,另一部分人反對將風險帶到天上去。

“最終我們選擇撤離,抓緊完成接插件歸零和重新設計生產,用其替換全部同一類型的接插件,衛星推遲三個月發射。我認為這是非常值得的。”周建平說,自此以後,研製人員達成共識,一旦發現任何品質問題,必須一票否決。

他也記得,神舟七號航太員出艙時,最初艙門打不開,能看到現場是艙門先開一條縫,卻又合上了。“事後大家猜測我當時一定很著急,然而並沒有,我只是坐著等待,因為心裏有底。”

周建平說:“我們在艙內準備了助力工具,萬一航太員推不開,也能借助工具打開。更重要的是,我們在地面上進行了大量實驗。工作做到位,才敢擔當,臨陣不亂。”

“成本還要降下來”

“中國正在研究載人飛船的回收問題,下一個發展目標就是回收和重復利用載人飛船。”周建平說,降低成本早已是中國航太發展的重要目標之一,近期美國Space X公司首次實現海上火箭回收,中國也在密切關注。

他還舉例說,中國的天宮一號是交會對接目標飛行器,天宮二號是為了載荷要求進行改裝,原本還有天宮三號,但我們的研製隊伍通過優化設計和挖潛,將天宮三號的試驗任務全部合併到了天宮二號上進行,這樣就節省了天宮三號和為天宮三號服務的飛船的成本,轉而直接發射空間站的試驗核心艙,以實現低成本、跨越式的發展。

未來的空間站也是“經濟適用型”,將顯著降低空間站運作期間的航太員消耗品和推進劑補給需求。

“空間站將帶來重大產出”

中國計劃在2022年前後建成空間站,包含一個核心艙和兩個實驗艙,搭載安裝包括空間生命科學、生物技術、材料科學、基礎物理、微重力流體燃燒等科學研究實驗設施,支援科學家們從事前沿探索、空間技術研究和空間資源的開發利用。

資訊技術、新能源、自動化和人工智慧技術的進步,將綜合體現在中國的空間站上。此外,還會獨立發射一個與空間站保持共軌飛行的光學艙,在光學艙內架設一套口徑兩米的巡天望遠鏡,解析度與哈勃相當,天區覆蓋更廣,將是中國人的“宇宙之眼”。

周建平說:“空間站將首先是中國在太空裏的國家實驗室,服務於中國科學家從事科研實驗的需求,同時積極進行國際合作,歡迎其他國家科學家參與,以及航太員的入駐。在空間科學研究方面,中國的空間站將帶來重大產出。”

“《火星救援》是民眾的心聲”

談及航太領域的國際合作,美國總是繞不開的“梗”。美國國會早在2011年立法禁止與中國進行任何形式的航太合作,禁止美國航空航太局一切設施“接待中國官方訪問者”,拒絕中國參與由多國共建的國際空間站項目,至今沒有改變。

在科幻大片《火星救援》中,航太員馬克·沃特尼被困火星,最終在美國航太局和中國航太局的聯合行動下回到地球。中國國家航太局局長許達哲近日提起這部電影,表示中美已于去年建立對話機制,計劃今年在此基礎上進行溝通。

周建平則笑著說:“我也接觸過一些美國航太界人士,《火星救援》反映的應該是民眾的心聲。” 據新華社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