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社會 >> 神州速覽
海昏侯劉賀的興廢:一場不作不死的鬧劇
2016年03月22日 06:00:29 作者:工人日報 來源:工人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左上圖為:海昏侯墓出土的馬蹄金;右上圖為:海昏侯墓主棺出土的金餅、馬蹄金、麟趾金和金板;左下圖為:海昏侯墓出土的龍虎形玉佩;右下圖為:海昏侯墓出土的刻有“大劉記印”字樣的龜形玉印。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海昏侯大墓舉世矚目,因為隨葬品琳瑯滿目,主人窮奢極欲;更因為它主人的身份——悲催的漢廢帝劉賀。他的履歷太複雜:昌邑王、漢帝,又回昌邑、後來成為了海昏侯。

他實在鬧出圈兒了,以為當了皇上就能為所欲為。這麼一通折騰,不要說漢代歷史,就是整個中國古代史也是獨一份。其實他還算走運,能善終,又能帶著這麼一大批金玉寶器到陰曹地府,也不能說命不好。

戲劇化的命運

劉賀,係漢武帝孫。父劉髆,就是那個傾國傾城的李夫人所生之子、貳師將軍李廣利甥。其母深受恩寵,但因惡疾早卒。皇位和劉髆無關,被封“昌邑王”,就國于山東省巨野。後元元年(前88年)劉髆死,僅有獨子劉賀,五歲嗣王位。深宮之中,生活優厚,家室煊赫,劉賀昏聵恣肆,情理之中。

元平元年(前74年),劉賀戲劇化的命運開始了。21歲的漢昭帝駕崩,無後,劉賀被霍光集團立為帝。霍光是漢武帝臨終顧命大臣,權傾朝野。漢昭帝劉弗陵的皇后,也就是這時候的皇太后上官氏,是霍光的外孫女。

據《漢書·霍光傳》記載:“受璽以來二十七日,使者旁午,持節詔諸官署徵發,凡一千一百二十七事。”在位27天,就幹了1000多件荒唐事,平均一天折騰30多回,也真讓人瞠目結舌。霍光看他實在沒起色,以荒淫無度、不保社稷為理由,把他廢了。

霍光沒虧待他,賜給他湯沐邑二千戶,供其生活需求;甚至從前他爸爸劉髆的家財,全給了他,而且劉髆的四個女兒也各賜湯沐邑一千戶。但是有一條,他不是昌邑王了,沒有臨土治民的權力。霍光高明之處在於,昌邑國除,改山陽郡,這是朝廷加強中央權力的一步棋。朝廷想花錢買太平,但剝奪你的政治權力。所以漢宣帝時,人們稱呼劉賀為“故昌邑王”。

霍光病死,漢武帝劉徹曾孫、戾太子劉據孫、史王孫之子漢宣帝劉病已親政。《漢書·宣帝紀》載,元康三年(前63年),漢宣帝下詔:“蓋聞象有罪,舜封之,骨肉之親粲而不殊。其封故昌邑王賀為海昏侯。”移居豫章國,今江西南昌,食邑四千戶。侍中、衛尉金安對漢宣帝說,“賀,天之所棄,陛下至仁,復封為列侯。賀嚚(愚蠢頑固)頑放廢之人,不宜得奉宗廟朝聘之禮。”否則辱沒祖宗朝廷,正中漢宣帝下懷。這下,劉賀徹底淡出政治。

西漢初,劉邦立制度,郡國並行,但到漢武帝時候採納推恩令,大國分小國,大蛋糕分小塊,挑起諸侯國窩裏反,地方侯國再無實權。海昏侯沒有行政權力,權力在海昏縣,縣聽朝廷的,他只有四千戶為他提供衣食租稅。神爵三年(前59年),作死的劉賀,才三十齣頭,史稱漢廢帝。在位27天,西漢曆史之最。

鬧劇人生不亡何待

他的鬧劇,來源於兩點:一是個人原因,二是歷史原因。這不是套話,他要有這覺悟,早消停了。但是既不知人,又不自知,不亡何待。

他的性格,其實說白了,紈绔子弟一個,聲色犬馬,貪婪放縱,目中無人,一身土豪氣。

劉賀在位27日,以朝廷名義向各官署索取物資,共1100多次。司馬光的《資治通鑒》不相信這個數字,認為雖說劉賀荒唐,但也絕不可能在27天內做出這些荒唐之舉,似乎是霍光欲加之罪。但也未必不可以,皇帝日理萬機,他把每個文件都批示,有理沒理拿錢來,臣下也一點轍沒有。

這裡,海昏侯墓中令人瞠目結舌的資財就能說明問題,大略統計,墓中五銖錢10余噸近200萬枚,大金餅95枚,小金餅1枚,大馬蹄金12枚,小馬蹄金21枚,麟趾金15枚,高等級馬車5輛,馬匹20匹,錯金銀裝飾的精美銅車馬器3000余件。彈丸的海昏國,四千戶,敲骨吸髓也怕是沒這麼多財富,肯定帶著原來的搜刮。

這時候,精通《尚書》的光祿大夫夏侯勝勸他、侍中傅嘉勸他,劉賀竟令人以簿冊文書所列罪狀一一責問夏侯勝,並把傅嘉下獄,全然不顧朝廷制度。

漢宣帝知道自己這個叔叔不是個東西,千萬得提防著點兒。元康二年(前64年),漢宣帝詔命山陽太守張敞說,要監督劉賀,謹慎防備盜賊,注意往來過客,絕密!

張敞跟皇帝描述,這個劉賀頹廢得很:劉賀住在從前的宮中,奴婢一百八十三人,閉門謝客,只一個差役到街上採買,每天早上送一趟吃的,此外不得出入;“年二十六七,為人青黑色,小目,鼻末銳卑,少鬚眉,身體長大,疾痿(肢體萎縮),行步不便(結合海昏侯墓出土冬蟲夏草等藥品來看,他病得相當可以了)。衣短衣大绔,冠惠文冠,佩玉環,簪筆持牘趨謁(筆一時來不及收,把筆插在頭上當簪子,抱著木牘,小碎步跑著見張敞)”。

張敞用惡鳥試探他,說:“昌邑有很多梟(貓頭鷹)”,故昌邑王答道:“對,以前我西行到長安,沒梟。東行到濟陽,就又聽到梟的叫聲”。這說明他承認自己失德,治下紊亂。

聽了張敞這些,漢宣帝於是覺得劉賀鬧不起大浪。事實也如此,在推恩以後,各諸侯王受朝廷監督,畏首畏尾,在朝廷的探子面前,裝瘋賣傻,稍有不慎就釀成大禍。海昏侯墓的文物中,墨書金餅上有,“南海海昏侯臣賀……元康(漢宣帝年號)三年,酎金一斤。”這是西漢酎金制度的反映。朝廷要求地方諸侯,在每年八月祭祖時給朝廷獻上黃金,一度漢武帝藉口諸侯貢獻的黃金不純而奪爵。海昏侯墓還有海昏侯與侯夫人寫給皇帝、皇太后的奏章副本,木牘上“海昏侯臣賀”、“陛下”、“呈太后陛下”、“元康四年六月”等字樣清晰可見。這都說明這時候,劉賀不認慫也不行了。

後來,有人揭發劉賀與故太守卒史孫萬世來往,孫萬世問劉賀:那年你被廢,為什麼不賴著不出宮,殺掉霍光,卻交出權力聽人擺布呢?劉賀說:“你說得對,錯過了機會。”這倆倒是一拍即合,孫萬世還認為劉賀雖在豫章,但會封王,不會久為海昏侯。劉賀也認為是這樣,但現在應該保密。這真是吹牛不帶上稅,做夢娶媳婦想得美,也說明他野心不死,但是比當年有城府。不要說當年霍光擁有重權,他是傀儡,就是今日之封王也是異想天開。消息不脛而走,漢宣帝削去劉賀三千戶食邑。

神爵三年(前59年),過而立之年不久的劉賀去世。這些故事讓人啼笑皆非。其實仔細琢磨,偶然中也滲透著必然。漢代諸侯王中成才的實在不多,《漢書·景十三王傳》《武五子傳》就能看出哪位王爺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長于深宮之中,養于婦人之手,養尊處優,目空一切,都覬覦皇位,但更多的人是“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謀大,力少而任重”。這一切是環境造成。一堆人身敗名裂,一堆人不得好死。能做到善終,萬幸。

從歷史原因看,他、甚至連同漢昭帝、漢宣帝都是霍光弄權的一張牌。皇權和相權的爭鬥一時也沒停過。西漢初期,丞相權力過重,到漢武帝時期,欲大有所作為,而外廷宰相權重則為絆腳石。於是皇帝仰仗身邊的常侍近臣參政,你丞相能耐大,我架空你,機要事務我找常侍近臣,於是就形成了“中朝”。

歷史並非只如記載

海昏候墓中出土樂器和大量書籍,似乎也能反映出來荒唐王爺生活的另一面。但是,這恐怕並不能說明他有多麼知書好禮,畢竟《漢書》的記載言之鑿鑿。不可否認史書有誇張成分,但是中國先秦兩漢時期史官有法,載籍依據大量檔案文獻寫就。

如果因為這些原始資料闕如就認為《漢書》是按照霍光的需求捏造劉賀之惡,怕也不對勁。畢竟霍氏如何跋扈,一步步走向毀滅,文獻也說得很清楚。而漢宣帝和劉賀的恩怨情仇已經很淡,更沒有必要詆毀劉賀,何況他還對劉賀網開一面。如果說漢宣帝出於論證自己大位合理性考慮給劉賀潑臟水的話,那這盆臟水潑給已經謀反敗亡的霍家,豈不直接。所以文獻的記載恐難以用成王敗寇的邏輯輕易打翻。

歷史本來就複雜,劉賀荒淫無道也罷,知書好禮也好,都是一個事物的不同角度,臉譜化的處理恐失之簡單。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