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社會 >> 神州速覽
俄“老炮兒”記者跑會20年:我對兩會感覺像陷入戀愛
2016年03月16日 06:23:34 作者:法制晚報 來源:法制晚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今年直接向黑龍江省長髮問 讚“部長通道”坦誠互動 俄“老炮兒”記者跑會20年——“我對兩會感覺像陷入戀愛”

外媒駐京記者一般幾年就會經歷一次輪換回國,隨著2014年在中國待了43年的CNN駐京首席記者吉米退休,跑全國兩會的“老炮兒”記者已經屈指可數。而俄羅斯塔斯社北京分社社長安德烈·基裏洛夫就在其列。

今年是他第20次參與報道兩會,算是上會時間最長的外媒記者之一。基裏洛夫在接受《法制晚報》記者專訪時稱,“你沒提這個問題之前,我真沒好好研究過,這次我才細細數了一下。當然我也不是連續20年都參加了兩會,其間有幾次因為有事錯過,這當然是一個損失。”

對於基裏洛夫來說,春天不是始於熱鬧的春節,而是始於兩會。兩會是真正的節日——可以集中採訪來自不同地區的代表、各部委負責人和公眾人物。而更加開放、自信——這是基裏洛夫對今年兩會的最大印象。和技術日新月異同步變化的,是外媒記者感受到的更公開、更透明的採訪環境。

他告訴記者,王毅外長記者會上,自己有幸得到機會提問。而明日總理記者會上,希望向總理提問有關中國經濟發展的問題。

兩會·情結

畢業當記者常駐京城 幾乎沒缺席過兩會報道

“說起來也許會有人發笑,但我對中國的兩會的確有著特殊的情感,就像陷入戀愛一樣。否則該如何形容這樣一種感覺:它使你前夜無法入睡,而在早晨甚至連一口白粥都無法下咽,不管這粥裏放入多少榨菜仍覺得索然無味。”塔斯社駐北京分社社長安德烈·基裏洛夫曾這樣形容自己的兩會情結。

基裏洛夫認為,“在我的生活之中,類似中國、北京這樣的字眼尤為重要,而兩會在我的工作生涯裏,也是極其重要的一個部分。”其實,參加兩會報道,對於他來說正是對自己工作和興趣的一個完美結合點。

“1986年,我第一次來北京。在此之前,我已經是塔斯社一名記者,到這裡之後身份轉換成一名學生——在人民大學主修中國歷史博士。作為我的祖國俄羅斯的友好鄰邦,我渴望了解中國的文化、歷史,以及現在種種形勢。所以完成學業回到俄羅斯之後,我選擇繼續作為一名記者回到北京,這是我堅定不移的選擇。”

1998年,基裏洛夫開始擔任塔斯社駐北京分社社長,也就是在此之後,他幾乎沒有缺席過每年兩會的報道。“我喜歡全國人大和政協會議的新聞報道工作,它可以讓我更了解現在中國的政治形勢,了解未來中國可能的變化、未來中俄以及與世界關係的走向。這對於我的工作、甚至我的祖國都是非常重要的。”

為了能更好地融入到兩會報道中,基裏洛夫開始拼命學習中文。“一開始,我買了大量書籍、字典以及音頻資料,但是到最後我放棄了這個方法,因為實在是太難了。我採取的方法就是和各種人交流——朋友、的哥、警察、學生……工作生活中能遇到的所有人。再加上我的ipod裏時時刻刻播放各種中文音頻,我漸漸能說出一句完整的中國話。”

而如今接受採訪時,基裏洛夫的中文顯得十分“溜”,幾乎不會出現什麼錯誤。

開放·數量

外媒記者現強大團體 塔斯社“破天荒”全員投入

基裏洛夫在中國人民大學進修時,當時中國剛剛改革開放不久。他常騎一輛很舊的永久牌自行車,穿行于大街及衚同。現在,高樓大廈、咖啡廳酒吧林立,社會環境有了很大的改變,也變得更加開放。而他可以說是北京時代變遷的一個見證者。

談及今年跑會,基裏洛夫頗有感觸:兩會變了。“我尤其對外媒記者的自由開放程度,深有此感。”

“從兩會開幕,我就發現這次與往年不同的一點——外媒記者變得更多了。安檢排隊時,我看到了比往年更為強大的外媒記者團體。這其中既有老面孔,也有許多新人,我對這個的理解是一方面更多的外國媒體關注到中國兩會的重要性,另外一方面就是兩會對於外媒記者的包容性也越來越大了。”基裏洛夫告訴記者,去年塔斯社4人參加了兩會報道,而今年塔斯社駐北京分社的7名記者都成功報名,全部投入到兩會的報道中。

“這是破天荒的一件事情,我們對此也非常高興,很早就分配好各個記者的分管領域以及要參加的一些會議。不管是頭一次參加的新記者、還是多次跑會老記者,所有人的積極性都非常高,我們也試圖在報道的數量和品質上超越其他俄羅斯媒體。”他說。

數據顯示,今年超過3200名記者已進行登記報道中國兩會,其中千余名記者為外國記者,較之去年數量有所增加。其實,在2011年之後,外媒記者人數一直在不斷上升,而在2013年之前,每年兩會中外媒記者的人數均少於1000人。

公開·提問

可以參與更細化會議 “直接向黑龍江省長髮問”

作為外媒記者可以到更多場合接觸到不一樣的兩會,而且還可以非常自由問及關心的話題,同樣讓基裏洛夫印象深刻。他將此歸結為,“兩會變得更加進步、公開水準也比往年越來越高。”

“我們可以參加更多、更細化的會議了,這是另一點變化。比如各個省、團體的代表小組討論會議,我們都可以有機會參加。而我今年選擇參加了黑龍江省代表團小組討論會議。”他解釋說,黑龍江緊鄰俄羅斯,與其經貿往來也是非常頻繁,可以說黑龍江是中俄經貿往來一個非常重要的橋梁,而黑龍江的經濟也和遠東地區的經濟發展有著很大的關聯。

在參與黑龍江代表團小組討論會議期間,基裏洛夫最大的感受是自己的提問變得更自由,而且還可以得到更好的答覆。“這次我就得到了提問的機會,甚至說我能夠隨意提一些我關心的問題。我向省長提及黑龍江省和俄羅斯目前的經貿關係,省長也做出了令我非常滿意的回答——他一針見血地闡述了目前雙方經貿的一些基本資訊,過去一年中有所進步的方面以及存在的問題。省長還向我詳細講述了去年雙方貿易往來有所下降的內部以及國際原因,並提出了合理的解決方案。”

自信·應答

“部長通道”上坦誠相待 “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互動”

“部長通道”上,各部門負責人開放的態度,坦誠的回答,今年得到記者們的點讚。從“被拉被堵”,到主動向前;從只言片語,到坦誠相待。百米“部長通道”上中國政府部門“掌門人”的變化,向外界充分展示了一個更加開放自信的中國。

記者問及是否也在“部長通道”拼搶過新聞時,基裏洛夫透露自己也是“戰鬥史”豐富:過去幾年他都在那裏“挨過擠”、“搶過話”。“大家都希望採訪到自己想採訪的對象,問到想問的問題,獲取最新的資訊,所以同行們通常一哄而上,部長們則往往不知所措。”

基裏洛夫說,在得知今年部長主動走向發言臺,自己也落下遺憾。“今年真後悔沒有去那裏提提問題。這絕對是個非常好的現象,中國政府希望有更多的問題被問及,也希望部長能更公開、更誠實地和媒體交流,以更為尊重的方式解決更多問題。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互動。”

透明·熱點

關注中國經濟與外交 希望明天向總理提問“十三五”

儘管塔斯社今年上會的記者人數多了近一倍,但由於能夠參加的會議變得更多,他們還是需要跑場。“開幕當天,我們就沒時間吃午飯或者休息。但是我們都保持了良好的狀態,每天整合發佈的稿件都在2-3篇以上。《政府工作報告》發佈那天,我們快訊加上深度文章總共發佈了10多篇稿件。”基裏洛夫告訴記者,每年兩會,最關心的就是中國的經濟與外交,今年也不例外。今年是“十三五”開局之年,也公佈了《十三五規劃草案》,這是重要的一個熱點。而另外一個熱點,還是複雜國際形勢之下的中國外交政策。

基裏洛夫說,在王毅外長記者會上,自己有幸得到提問機會,問及中俄如何在複雜國際關係下共同發展、如何保持戰略夥伴關係,感到非常榮幸。“我也希望在明日總理記者會上,能夠有機會向總理提及與‘十三五’規劃、中國經濟發展有關的問題,因為中國經濟能夠保持高速發展,就會帶動俄羅斯石油、煤氣、貿易發展,這對俄羅斯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信號。我也非常期待總理如何克服潛在的發展道路上的障礙,以新的經濟模式帶動中國經濟發展。當然,我認為中國的經濟是可以保持快速發展勢頭的。”

兩會討論反腐體現重視 “相關政策值得俄羅斯學習”

遠離家鄉,對於基裏洛夫來說,北京可能已經成為和自己故鄉並列的一個地方。“可以說我最美好的時光都在這裡度過,包括學習和工作,我也完完全全融入到北京乃至中國人的生活中。”而對於如此關注兩會,他說,通過了解中國兩會熱點問題,其實對於俄羅斯政府來說也是不無裨益。近3年兩會的一個共同熱點問題就是反腐。這樣的問題放到兩會上來討論,足以體現中國政府的重視。“不單單中國有腐敗,俄羅斯、美國、歐洲,整個世界的所有政府都存在相同的問題,這也是亟須解決的。中國反腐的未來腳步,也會給世界很多國家和政府帶來一個很好的借鑒。”

他認為,兩會上提出的關於反腐敗方針政策,很值得俄羅斯政府去學習和思考。“塔斯社非常關心中國的反腐進程,此前也一直對很多反腐事件進行跟蹤報道,這一方面是記者以及很多讀者都對此類事件非常感興趣,另外就是讓更多的俄羅斯領導人也了解到中國的反腐行動。”

一晃20多年光陰已過,在問及還打算在中國呆多久時,基裏洛夫笑了笑說:“這很難說,只要精力允許,我相信會一直在這裡。”他說,“我對於這裡的了解,是能夠讓我很好融入的主要原因。”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