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生活美食 >> 博愛園地
罪惡感的雙重面貌
2016年02月27日 04:10:20 作者:維多利亞・杜妲博士 譯者:鄔美嘉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生命中發生一些正向的改變,但往往事情不盡如人意。有些是因為非常個人的原因而受到了攔阻,但也有一些攔阻是全世界人類共有的——在我從事心理治療的過程中,經常遇到其中的一個破壞因素,就是罪惡感。

我們經常會將罪惡感視為個人道德意識的守護者,真心相信如果棄之不顧的話,就會變成一個沒有道德感的人,然後就會有各種不道德的行為出現。但是否真是如此?其實很多時候不是的,罪惡感不僅會危害我們個人的快樂,也會傷害到我們身邊的人。可以參考以下的例子:

自從喬治的前女友背著他劈腿,至今他已孤單一人過了好幾年的日子。後來他認識了一個他覺得像是自己靈魂伴侶一樣的女人,能回應他所有的感情。但是幸福的感覺未能持續下去,因為喬治感到自己配不上這麼好的女人,即使事實並非如此,但他覺得對方最終會期待一個“比他更好的”男人,於是他在這段關係中變得焦慮不安。因為無法給予對方承諾,他於是以“自己需要空間”作為藉口,然後兩人就分手了。

寶拉是一個即將要40歲的職業女性,她的工作環境讓她深感厭惡。多年來她一直夢想著能創業,這樣她就能更好的運用自己的時間、才幹與抱負。她買了許多有關如何創業的書,也用閒暇的時間參與了一些相關的網路活動,並且架設了一個網站。但是每當她要多花一些時間計畫開始時,她就會突然感到疲累,或是被一些日常例行事務榨幹她的能量。

愛芙琳住的房子是從她父母繼承來的,雖然她非常珍惜房子裡所有與家人的回憶,然而她和隔壁鄰居之間的矛盾,使她的生活非常不便。當她有了換另一個房子的機會時,卻焦慮地打退堂鼓,因為“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

倒底是什麼使得這些人無法得到更多的快樂?我們可能會認為,喬治是因為仍被困在過去的悲劇之中,寶拉是為了害怕失去她穩定的收入,而愛芙琳則是過度慬慎。但除開那些原因,有一個更深層的心理因素,就是一種自己不值得擁有、不值得獲得真實快樂的感覺。簡而言之,就是罪惡感作祟。

罪惡感是一種負面的情緒,對我們沒什麼好處,它就像憤怒、仇恨或無知一樣具有毒性。罪惡感是一種不良的、通常是深植的習慣,它就像其他的壞習慣一樣,都很難根除,直到我們真正能認識到它一點好處都沒有。

從社會的角度來看,罪惡感確實有其功能,畢竟,如果我們沒在孩子身上灌輸罪惡感的話,那後果是不堪設想的——所有的人都將偷竊、謀殺、或從事各種不當行為。當然,缺乏罪惡感的話,透過道德意識所建立起的文明世界將會崩塌,不過,真的會崩塌嗎?答案是:與其靠著罪惡感使我們遠離從事不當行為,我們更必須培養的是從自我錯誤中學習成長的能力。

罪惡感和一般人的假設相反,只能讓我們不去做那件不該做的事(無法進一步做該做的事)。因為罪惡感本身帶來的痛苦,使人無法從錯誤中找出問題所在,自然就不知需要改進的地方。罪惡感的問題在於——它是對自我的攻擊,而不是對錯誤行為的撻伐。罪惡感像是在對自己宣告:我是不好的、不值得被愛的、甚至不該活在這個世界上。罪惡感譴責的對象不是行為,而是人。

罪惡感不會針對謀殺這個行為,說它是錯的,反而指出殺人者是個差勁的、不值得被愛的、不該活著的人。然而,歷史上有一些偉人也曾是殺人犯——西藏聖哲密勒日巴曾為了報復而屠殺了一群人,之後他才在信仰上找到了內在改變的神奇魔力。罪惡感否定了人的本性在不斷進化的事實,這個進化就好像蓮花出自淤泥中一樣。

因此,如果罪惡感使我們無法成長,我們就需要好好地面對它、克服它、並且把它放下。然而,說的比做的容易多了,我們該怎麼實踐出來呢?

首先,我們需要問自己:我們是因為自己所做的事(或將要做的事)而有罪惡感嗎?我們是否傷害了或是可能傷害到他人(包括自己)?

若是,我們需要放手的是因罪惡感而生的負面感受,但卻要從我們的錯誤中學習功課。如果這事發生在過去,我們可以問問自己是否可以做些什麼來彌補自己的錯誤,或許至少該對我們所得罪的人表達歉意。若是還未發生,我們需要改變的只是那個錯誤的行動方案。

很重要的是,我們必須憐憫自己不過是人,並且為所學到的功課而高興。做錯事是學習歷程中的一環,如果我們努力避免做錯事,那麼我們反而學不到功課。我們真該避免的是再次犯錯,而當我們一旦學會了,就能放下之前所犯的錯誤。

然而有些時候,我們的罪惡感不知怎麼就冒出了頭,就好像性格之中揮之不去的陰影一樣,總是跑出來破壞我們的進步。這是罪惡感的黑暗面,讓人更不易察覺並且難以對付,甚至沒犯什麼過錯,也會有罪惡感——只是想到要走出自己的舒適區,就可能引發一種模糊的但確實存在的罪惡感。

某些特定的教養方式(如:教條主義、僵硬的宗教信念)可以讓這種罪惡感特別頑固。

喬治覺得他配不上一個“完美的”女朋友,寶拉害怕丟棄日復一日忙碌的日常生活,愛芙琳不敢離開她充滿敵意的居住環境……他們或許根本察覺不到是因為罪惡感讓他們裹足不前。

我們必須對此感受有所覺察,如果它已經跟著我們一輩子了,特別是打小時從家庭就學到了,那我們就必須深刻內省才能知道它就在那裡。找心理醫師或諮詢師談談可以獲得很大的幫助,或是和一位與自己從小生長環境不同的朋友聊一下,只是看看你們之間的差異,也能給你一些啟發。只有在覺察之後,我們才能有真正的行動,也就是說,當我們終於明白罪惡感帶給人沒有一點好處的時候,我們才能像擺脫成癮行為一樣的把它放下。

舉例來說吧,喬治因看到了自己的罪惡感摧毀了一段可能發展的關係,若拋除罪惡感,他不僅可以讓自己快樂,也能讓他人快樂。寶拉將看到當自己從那些日常的忙碌掙脫出來時,能為他人樹立一個正向的、期待已久的典範。而對愛芙琳來說,她將能看到不只是她自己和隔壁鄰居關係不佳,她鄰居也同樣和其他人的關係不好。

所以,是否到了你該放手的時候了……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