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社會 >> 中國軍事
一對好搭檔 三進亞丁灣——記中國海軍第21批護航編隊預備指揮所指揮員王臨江、政委馬旭波
2015年12月14日 11:29:34 作者: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侯融 曾行賤

    當地時間12月10日,中國海軍第21批護航編隊三亞艦,護送丹麥籍商船“波蕓吉亞·天鵝”號安全抵達解護點,順利完成了第898批護航任務。這也是護航編隊預備指揮所指揮員王臨江、政委馬旭波三次搭檔護航,一起護送的第393艘船舶。

    自2011年以來,他們並肩同艦參加海軍第9批、第15批、第21批護航編隊,遂行護航任務中默契配合、竭誠協作,共參與完成75批393艘中外船舶護航任務,驅離可疑目標193艘,解救遭海盜圍劫商船2艘,派出醫療救護人員為6艘中外商船傷病船員實施緊急救治。

    2011年,武漢艦接到作為第9批護航編隊指揮艦赴亞丁灣護航的命令時,王臨江剛調任艦長,與政委馬旭波搭班子還不到3個月,兩人都是首次出征亞丁灣。既要凝聚軍心士氣,提高全艦實戰能力,又要做好護航準備,兩個主官壓力很大。

    “這就像配齒輪,對好齒才能連軸轉。”馬旭波回憶,接令當晚,兩人不約而同找到對方,一拍即合:馬旭波任職時間長,熟悉情況,主抓全艦政治教育、行政管理和後勤保障工作,確保不牽扯艦長精力;王臨江則全力攻關護航準備,聚焦護航行動,掌控全艦訓練、裝備和遂行任務情況。

    在兩人的齊心推動下,武漢艦2個多月就完成了半年全訓課目訓練,同時還擬定40多套護航方案預案,組織進行了數十項護航針對性訓練和近百項裝備加改裝。2011年7月2日,武漢艦順利起航,12月24日順利返航,整個護航行動安全護送中外船舶250艘,實現被護船舶和自身兩個百分之百安全的目標。翌年初,武漢艦作為全軍先進典型被國內主流媒體報道,創新的“遠海訓練模式”也被海軍推廣。

    時隔兩年,馬旭波和王臨江又分別以第15批護航編隊預備指揮所政委和指揮組長的身份,隨衡水艦再徵亞丁灣。“我主要負責預備指揮所的軍事工作。”談起那次身份,王臨江坦言,指揮組長要調動艦艇、直升機、特戰隊三方形成綜合作戰能力,特別需要預備指揮所臨時黨委的支援。

    一次,一名幹部找到黨委書記馬旭波發牢騷,認為王臨江抓護航訓練部署操演拉得太頻繁、標準太苛刻。“指揮組長就是負責預備指揮所訓練工作的,高標準、嚴要求是好事,我相信他嚴得對!”馬旭波當即批評了這名幹部。

    這一嚴,實戰效果非常明顯。第625批護航行動中,一批疑似海盜小艇高速接近,衡水艦戰鬥小艇不到4分鐘備便,搭載特戰隊員前出查證驅離,迅速控制了事態;第638批護航行動中,衡水艦直升機緊急起飛時間比規定縮短5分鐘,成功解救55海裏外遭遇疑似海盜快艇圍攻的“振華8號”商船;緊急接護台塑“貴華”輪,衡水艦疾馳600餘海裏,提前4個小時趕到事發海域……

    “相互搭臺,好戲連臺。”馬旭波說,今年第三次出征亞丁灣,王臨江提前找他,三亞艦第一次執行長時間遠洋任務,艦上有護航經驗的官兵很少,他倆作為預備指揮所指揮員和政委,老將帶新兵,一定不能麻痹大意。

    果不其然,8月22日,三亞艦抵達亞丁灣當天,第一次執行護航任務,就遇到15艘可疑海盜快艇向被護船舶高速接近。正在駕駛室值班的王臨江指揮全艦加速前出實施查證攔截,並採取直升機前出、汽笛示警、警告驅離等措施,逼停可疑小艇,確保被護船舶安全通過。

    護航期間,他們除了通過實戰積累護航經驗,還發動艦員向隨艦出海人員學,靠幫時向有經驗的艦艇學,與外軍交流時向外軍學。護航間隙,又及時組織研討學習,修改完善護航方案,並充分調動各分隊積極性,最大限度貼近實戰組織方案預演、模擬對抗,增強官兵能力自信。

    走出國門執行護航任務,一舉一動都關乎中國軍人形象。不管是作為政委艦長,還是作為預備指揮所臨時黨委正副書記,馬旭波和王臨江時常提醒官兵,要共同維護中國軍隊的良好形象:護送外籍船舶,甚高頻溝通“問好”開頭;靠泊國外港口,定期清掃碼頭衛生、嚴格污水排放和垃圾處理;組織人員外出,一言一行大方得體……

    “我們一定會以被護船舶和自身百分之百安全的驕人戰績,向中國海軍護航行動7週年獻禮,請祖國和人民放心。”這對“老搭檔”信心滿滿。(完)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