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社會 >> 神州速覽
校園欺淩事件頻發 大量個案被“內部消化處理”
2015年07月14日 05:53:51 作者:陳曉英 來源: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重大案件總在不經意間發生。快餐式的閱讀後,案件又會不經意間從你腦海消逝。其實,有些案件值得留在你心底,因為其中有生命、有道德、有法治、有警示……每週,《法制日報》案件版都會推出“案件特稿”欄目,為你解讀上周重大案件,體會其中法理情。

上周,最令人震驚的案件莫過於“雲南3男童侵犯23名同學下體”。我們很難想像,這樣的惡劣行為發生在7歲的孩子之間,但越來越多的事件告訴我們,校園欺淩現象已非個案,而且呈現出低齡化的趨勢。這一問題不該再被回避,需要全社會認真對待。

7月6日,有媒體披露了一則新聞:雲南3名7歲男童,在教室內,對班上10名女生、13名男生進行“體檢”。所謂體檢,是指用手指、木棍插入女生的陰道、男生的肛門。

雖然當地在通報中把這件事定義為“體檢遊戲”,但稍具常識的人便可判斷,這樣的“遊戲”違背了自願的原則,帶有明顯的欺淩性質。

我們很難想像,侵害事件會發生在7歲的孩子之間。然而,一個不爭的事實是,近來,“校園欺淩”事件不時在各地出現,而且施暴人員年齡有低齡化趨勢。一個個本該天真無邪的少年甚至兒童卻變得如此殘暴,已足以讓成人世界為之震驚。

“校園欺淩”已非個案

“校園欺淩”並非偶發事件。

在“雲南3男童侵犯23名同學”新聞震驚社會之前,類似的“校園欺淩”事件報道早已在媒體上屢屢出現。

上個月,6月22日,一段多名女生圍打一名女生的爆料視頻被大量轉發。視頻時長1分28秒,在視頻中可以清楚看到,一名藍色上衣女生跪在地上,數名女生對該女孩拳打腳踢,並將其踹倒在地,之後,多名女生輪番上前扇其巴掌。被打女孩無處可躲,哭泣求饒,多名打人者無動於衷並互相嬉笑。

事情發生在江西省永新縣。據永新縣多名網友爆料,視頻中的女生均為永新縣人,其中有永新縣城南中學學生。“視頻中說的話都是永新方言,打人原因可能是因為平時在學校有些小矛盾”。

多名網友介紹,該視頻為拍攝者發佈在自己的QQ空間內,隨後傳播開來。

就在同一天,有網友發圖稱,四川省資陽市樂至縣三名未成年少女對一女孩施暴,圖片中,一少女赤裸上身被三名少女包圍。當地網友認出,被打女生和一個施暴者係樂至中學初中生,另兩人已輟學。

據樂至中學一名學生介紹,身著黑色衣服的黎某某和被毆打女孩是初二學生,或因為口角發生毆打,黎某某叫來陳某與范某某幫忙。

陳某的朋友小淩透露,陳某在學校時曾多次參與打架,不是很愛學習,陳某也很少提及自己的家庭狀況。

在此之前一天,6月21日,網曝浙江一小學生遭多名初中生暴打。視頻時長2分11秒,可以清楚看到,一名小男孩脖子和身上被繩索捆著,數名年紀稍大的男生對小男孩拳打腳踢,將點燃的香煙頭丟入孩子衣服內,對小男孩進行追打。小男孩被逼到墻角後驚恐大喊,男生再次用煙頭燙向小男孩,並互相嬉笑。

更早之前,“廣州清遠少女被多人圍毆扒衣”案、“北京三男子毆打少年並自拍視頻上傳”案,種種案例都是那麼令人觸目驚心。

據媒體不完全統計,僅今年1月至5月,媒體曝光的校園暴力事件即多達40余起。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針對10個省市的5864名中小學生調查顯示,32.5%的人偶爾被欺負,6.1%的人經常被高年級同學欺負。浙江大學《青少年攻擊性行為的社會心理研究》調查顯示,49%的同學承認對其他同學有過不同程度的暴力行為,87%的人曾遭受到其他同學不同程度的暴力行為。

由於傳統觀念作祟,這類事件出現兩種極端情況:大量個案被“內部消化處理”;如果被曝光,往往是事態嚴重、行為極其惡劣的個案。

浸染社會不良風氣

通過對近5年的校園暴力事件進行盤點可以發現,從職中生到碩士生再到小學生,由“扇耳光”到“喝廁水”再到“性淩辱”,涉及的群體一年比一年寬泛,暴力手段一年比一年“豐富”,造成的後果一年比一年嚴重。更有甚者,一些“校園欺淩”事件折射出孩子中間存在特權觀念,成人社會中的強權勒索、權錢交易等不良風氣已經浸染校園。

安徽省蚌埠市懷遠縣火星小學的小強今年12歲,正上六年級。今年“五一”前,家長得知,小強經常從家裏偷拿錢“進貢”給副班長小江,這些年已有數千元。孩子說,小江被班主任授予檢查作業和背書的權力,如果不給錢,就不能通過檢查,甚至要被逼吃屎喝尿。

從二年級開始,小強家人發現家裏總在不斷丟錢,這幾年,家裏少了幾千元錢。孩子一開始說這些錢都被拿去買東西吃了,有的用於上網,但金額太大,數目對不上,最終父親經過努力,迫使兒子說出真相,結果令人震驚,“小孩說這些錢要拿去給副班長小江”。

除了拿錢給副班長,小強還說出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包括他在內,班上其他幾名學生還曾被小江逼著喝尿和吃糞便。

懷遠縣火星小學人數不多,小強所在的班級原先還有20多人,到了6年級,就剩下7名學生了,小江是副班長。為證實兒子所說,小強的母親挨個走訪其他幾名學生,得到的答案驚人類似。

有媒體記者在懷遠縣採訪幾名學生家長,他們紛紛訴說孩子的遭遇,經歷大同小異,都是被勒索錢財,有的家長說孩子從家裏一次就拿了4000元錢。而且學生被迫吃喝穢物的情節也據說多次發生。學生阿勇的家長說,孩子說,他曾被逼喝尿,第一口就喝吐了,但是小江仍逼著他繼續喝下去。

為何孩子們會如此懾于小江的淫威?據家長們介紹,小江是副班長,被班主任賦予檢查作業和背書的權力。

不給錢,小江就會把作業給撕掉扔掉,就算是背書,也不讓通過。有家長說,他曾經頭天晚上看孩子完成了作業,但第二天仍然接到班主任電話,稱孩子作業沒完成。

沒有完成作業的後果是什麼,孩子說小江會向班主任告狀,孩子們就會遭到懲罰。

“孩子還是怕老師的。”家長們說,小江從二年級就開始這樣“創收”,先要零食,然後逐步演變成要錢,孩子們在內心深處早已默認服從了,儘管小江比班上大多數學生都要矮一些。

事發後,班主任和該校校長被停職接受調查。教育部門稱整起事件還在核實之中。目前當地公安部門也已介入調查。

古人云:“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一個小學六年級副班長兼語文課代表,卻習慣於玩弄權術,而且是以敲詐勒索為能事,並逼迫同學喝尿,這些惡行不僅屬於道德敗壞,而且涉嫌違法犯罪。只不過他屬於未成年人,可以不追究其法律責任罷了。然而,這樣的悲劇卻值得我們反覆深思。

《管子·權修》中曰:“終身之計,莫如樹人。”意思是說,人一生最重要的事莫過於培養人。而培養人,不在於寄希望他們能謀得多大的官位,而在於他們是否能對自己負責,是否敢於擔當社會責任。《戰國策·秦策》中曰:“樹德莫如滋,除害莫如盡。”這句話的意思是,培養道德莫過於不斷增長好的德行,消滅災害莫過於徹底根除。

孩子的行為是大人的投影。孩童運用權力獲取私利,丟的也正是我們成人的臉。

求解之路需社會合力

《法制日報》記者曾採訪過在北京市某區教育委員會工作的人士。他表示,引發“校園欺淩”的都是一些很瑣碎的小事,甚至壓根兒是沒事找茬尋刺激。一些在成年人看來微不足道的小事,足以引發一起“校園欺淩”事件。

6月24日,山西省陽泉市平定縣警方接到一名昵稱“叉燒肉”網友的舉報,稱有一夥女生經常在平定縣城關中學附近欺辱同學,並將欺辱虐待的照片上傳至手機交友APP“遇見”上大肆炫耀。經調查,辦案民警很快鎖定涉事女生王某及其同夥女伴。民警問其施暴的原因,王某稱只是單純看這種“書獃子”不順眼,準備教訓教訓她。

有輿情研究人士分析認為,目前的“校園欺淩”現象呈現出三大特徵。

參與人群女性化。媒體的統計表明,女生之間的暴力行為在今年所有暴力事件中的佔比達到了32.5%,且多表現在脅迫性、侮辱性等對被害者心理產生影響的行為。如在永新暴力視頻中,一群女生圍著一名少女拳打腳踢,甚至輪番上前扇了其數十個耳光。

施暴手段殘忍化。回顧近幾年發生的校園暴力事件,可以很明顯地看出施暴者的行為正變得“花樣頻出”,性質愈發惡劣。從幾年前的毆打、扇耳光,發展到了如今的煙頭燙、拔頭髮、吸食糞便、筷子插下體等近乎令人髮指的殘忍行徑。

事件傳播網路化。縱觀一系列校園暴力事件,幾乎所有的施暴過程都拍有視頻或圖片,並在微博、微信等新媒體上快速傳播,從而極易引起廣泛關注,而施暴者拍攝視頻的動機,據調查絕大部分是出於“炫耀”。

是什麼原因導致“校園欺淩”事件如此頻發?

深究原因,一是家庭教育的匱乏,很多欺淩事件的施暴者都是留守兒童,他們從小缺乏親情的撫慰,缺少關愛和教育,人生觀、價值觀的塑造得不到正確的引導;另外部分孩子在極端寵愛中長大,養成了事事以己為先、偏狹自私、冷酷無情的個性。二是全球流行文化中對暴力的大肆宣揚和美化,造成孩子心理的誤區,那就是暴力可以解決一切事情。三是學校教育的缺位,在應試教育影響下,不少教師只懂“教書”,不會“育人”,過分看重分數、成績、升學率和績效考核,而不注重學生的人格培養和德育教化。四是對欺淩事件的懲罰力度不夠,多數只是“說教”性質,很少採取法律手段予以懲罰。

從表面上看,“校園欺淩”行為並不會造成明顯的傷害結果,但是,對作為未成年人的受害方而言,則會給他們造成很大的心理傷害,這種傷害甚至難以修復。

2015年3月,山東省青島市膠州市第12中學的一名16歲初三學生小姜在學校的4樓跳樓自殺。原因是,小姜在整個中學的3年裏一直備受同班幾名同學欺淩。

“校園欺淩”事件面臨著處理難度大的問題,尤其是發生在未成年人之間的“校園欺淩”事件。

“‘校園欺淩’事件發生後,校方固然有一定的責任,但是,這類事件一般發生在放學後這段管理真空的時段,學校管理手段難以全覆蓋。”上述區教委人士說。

此外,據這名區教委人士介紹,“校園欺淩”事件發生後,很多學生家長並不希望通過訴訟的途徑來解決,而是出於對學校的信任交由校方處理。可問題是,學校並沒有相應的管制能力,只能通過調解來解決。

中國人民大學危機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唐鈞認為,目前對於“校園欺淩”的社會風險評估等級落後。據唐鈞介紹,長期以來,“校園欺淩”事件的風險等級偏低,造成了對此類事件重視不夠,從而忽略了管理。這也是“校園欺淩”得不到有效管理的原因之一。

對於越來越多發的“校園欺淩”,求解之路,絕不僅限于對個案、孤例的調查、處理和善後,而應思考緩解和根治的辦法。加強預防和懲戒,政府、學校、社會和家庭形成合力,多方面出“硬招”,進行系統性求解,這才是根治之道。記者陳曉英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