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社會 >> 名流
通訊:中國“風投之父”成思危人生最後一篇文章
2015年07月13日 06:18:36 作者:中國新聞網  來源:中國新聞網 字號 打印 關閉

中新社北京7月12日電 題:中國“風投之父”成思危人生最後一篇文章

中新社記者 彭大偉

成思危走了。

這位全國人大常委會前副委員長更廣為人知的名字是“中國風險投資之父”。2015年7月12日上午,他與世長辭的消息傳來。

 

就在今年年初,病重住院的成思危仍思考著中國的未來。

生命最後時日裏的思索,成了他留給世人的最後一篇公開文稿。記者翻開今年5月出版的《金融國策論》,成思危近兩千字的序言映入眼簾。

“戰略目標的確定是所有研究問題中首要決定的問題,如果目標一錯,滿盤皆輸。”在病榻上的最後時光,成思危所思所想的還是他研究了一生的中國金融改革。

成思危1935年6月出生在一個籍貫湖南湘鄉的書香門第,他的父親是中國近代新聞史著名人物成舍我。

成年後,成思危卻選擇了與“文人”父親截然不同的道路。

上世紀80年代以降,成思危將風險投資的概念引入中國。1998年,全國政協九屆一次會議上,成思危代表民建中央提交了《關於儘快發展我國風險投資事業的提案》,即此後引發高科技產業新高潮的“一號提案”。此後,國內風險投資風起雲湧,勢不可擋。

中小板、創業板、PE、VC……今天的中國投資者暢遊其間、獲利無數的風投市場能夠從紙上藍圖成為現實,成思危的奔走呼籲起到了重要作用。

“成思危當之無愧為中國風險投資之父。從事風險投資業者、創業板公司老闆應該感謝他、銘記他。”美林國際(香港)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劉芮東說。

《金融國策論》作者12日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時回憶了成思危今年春節後在醫院為該書作序時的情景。

原來,成思危今年春節後拿到書稿後,因感到金融作為國家戰略至關重要,應允作序。但考慮到他已抱恙體弱,該書作者代他擬好了序言稿,送給他過目。

成思危卻說,“我從不讓人代筆”,堅持自己讀過,自己寫。最後是由他口述,託人記錄完成。

生前,成思危將複雜科學、虛擬經濟、風險投資與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實踐相結合,獨著、合著二十余部學術專著,在重要期刊上發表學術論文200余篇。

著作等身、已執筆困難的他,用口述的方式,留下了生命中最後的思想火花。

在這篇遺作中,針對當前甚囂塵上的國際做空中國等“陰謀論”,成思危表示反對:“實際上,如果把抗擊“陰謀論”作為保障金融安全的戰略目標,那就大錯特錯了。”

“正確的戰略目標應當是鼓勵提高我們自身的金融實力,進一步深化和推進金融系統的改革,提高我們的國際競爭力,並且在國際競爭中提高我們的話語權和我們在國際金融中的地位。這才是正確的戰略目標。”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遺作中,成思危亦對自己一生經歷的金融改革做了一番“功過評說”:

“回顧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金融改革的歷程,可以看到從外資並購我國企業,國有商業銀行引進外國戰略合作夥伴,股權分置改革,中小企業板、創業板的設立,股指期貨的開放,到融資融券;每一步都會有反對的聲浪、質疑的聲音,甚至還有“賣國”的責難,這樣就使得我們的金融改革不能順利地向前推進。在一些人的阻撓之下,有關部門儘管已經提出了改革的措施,但也只能是放一放、等一等、看一看,而不能及時地抓住時機向前推進。”

“這一點教訓是我們應該記住的。”成思危最後寫道,“只要我們按照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決定,穩步推進我國的金融改革,就一定能使我國的金融在國際上有越來越多的發言權,以及越來越強的地位。”

今年6月11日,八十壽辰的成思危寫下《八十回眸》一詩:

暢遊人間八十年,

狂風暴雨若等閒。

雛鷹展翅心高遠,

老牛奮蹄志彌堅。

未因權位拋理想,

敢憑剛直獻真言。

功成名就應無憾,

含笑揚眉對蒼天。

“我們痛失恩師,國家痛失棟樑。”成思危的學生、經濟學家馬光遠形容成思危“身居高位仍然堅持說真話”,“他對中國一直充滿信心。願先生千古。”(完)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